all叶纯食,此号只写叶受only

【叶修生贺】有幸遇见最好的你

                           

  

  吴雪峰视角写的

字数再创新高。

总之吹叶是我一直不变的主旨。老叶最帅,无须解释。

  他现在站在机场大厅,面前是他的小队长。

  小队长身上穿着嘉世的队服,身高是够了,却有些宽,看起来像偷穿了大人衣服的顽皮孩子。

  而他穿着笔挺的西装,黑衣黑裤,和他曾经所属于的那个地方格格不入。

  其实,他的小队长已经不再是他的队长了,他也不再是嘉世的一员。吴雪峰这三个曾与叶秋与嘉世紧紧相关联的字,以后恐怕很难再出现在与荣耀相关的报纸上。今天是他退役的日子,是嘉世副队长退役的日子,是他和荣耀宣告分别的日子,是他和他的队员他的小队长一别经年此生难见的日子。

  吴雪峰听着飞机一架一架起飞的轰鸣声在耳边炸起又被抹去,一列一列航班以冰冷的机械女声不带色彩的吐出,忍不住涌上一点酸涩。

  叶秋低着头,好看的手指绞在一起,大厅中冰冷的空调风将他已有一些日子没剪,过长的刘海悄然吹起一缕。

  吴雪峰深吸一口气,开口,连他都吃惊于自己语气的酸涩,说:“小队长,我要走了。”

  叶秋终于抬起了头,他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看着他:“雪峰哥,你真的要走吗?你......”

  吴雪峰知道他想说什么。是的,他才在联盟中打了三年,他才和他的队伍一起奋斗了三年,才拿了三个冠军,怎么甘心就这么退出。虽道别时潇洒,可到底还是意难平。毕竟他的手速和反应速度在飞速下滑,纵使经验在上升,可有了经验明知该如何如何却操作不出来的痛苦更是让人咬牙切齿。他知道或许这样水平不断下滑的自己最终只能成为战队的累赘。他何尝不是想继续陪伴着叶秋继续,看着他捍卫嘉世的三连胜甚至四连胜,五连胜,哪怕只是在队中做个陪练也好。但当初三年已经是家中给他的极限时间,就算再不舍,也要去承担自己原本该承担的责任。现实永远都会给人泼上最寒冷入骨的冰水。

  吴雪峰恍惚着,身边行人来来往往,有哀伤的互送离别,有欢声笑语送人出行,这世界天大地大,如今也容不下一个轻易放弃家庭责任的自己吧。

  “是的,”他听见自己这么回答,“我要走了。”

  他将手覆上叶秋的脑袋,说:“小队长,每个人都应该承担一些原本就属于自己的责任,我已经放肆了三年。我的家人在国外给我找了份工作,我也该安定下来,让他们安心一点了。”

  “以后的日子,得靠你自己走下去了。以后你肯定会有更好更厉害的搭档,更厉害的队友,我们的嘉世会是四连冠,五连冠。”他平静地说,内心却有些抽搐。荣耀已经是他生命中难以割舍的一部分了。或许,很久很久以后,他会彻底放下,和周边的年轻人一起聊聊天,谈及荣耀,还可以炫耀一下自己曾经是个职业选手,可以以平淡的语气提起那个那么厉害的斗神一叶之秋曾经是他的队长。嘉世的人,总是对他们的小队长抱有极大的自信,只要小队长说,我们是冠军,他们就相信嘉世一定是冠军,他们也相信,就算自己在荣耀史上不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叶秋这个名字永远都是里面最耀眼的那一个。

  叶秋怔愣,脸上也挂起笑容,眼睛里的忧伤被理解埋没,又是平日里那副肆意飞扬,天下无敌的样子,他扬扬下巴,说:“那是当然,我们一直都会是冠军!有我在呢,你放心去,到时候你老来都可以炫耀一下,你曾属于战队的是永远都是冠军的嘉世,你曾经的队长是叶秋。”

  “好的好的,”吴雪峰也带上了笑容,收回手,开始念叨,“不过你的烟以后还是少抽点吧,晚上也不要这么熬着,多休息一会儿,沐橙......"

  他还未说完,叶秋就打断了他,明亮似星辰的眼睛看着他,说:“知道啦知道啦,老妈子吴雪峰。“

  吴雪峰叹息一声,不知道自己走以后,谁来管管这个顽皮鬼的作息。

  “请......"冰冷的女声响起。

  叶秋眨巴着眼睛看他,嘟囔道:“这好像是你的航班,怎么走的这么快啊?”

  吴雪峰笑笑,拎起行李箱,最后说了一句:“小队长,多保重。”当然是怕自己犹豫,一犹豫就舍不得走了。

  “嗯,快走啦你,到时候赶不上了,你可就得留下来陪我和沐橙啦。”叶秋笑着赶他。

  吴雪峰这才迈开脚步,却感觉自己的鞋子仿佛被黏在这湿滑的地面上,迈一步都有些吃力。

  就这样,步履艰难地走了一小段距离,他忍不住回头。在机场来来往往,嘈杂喧哗的环境里,他的小队长就这样站在那里。所有人群经过他的时候都像是自动分开一般,让他的小队长就这样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就像被全世界抛弃。而他的小队长也不这么在意,看他回头,就扯开一个笑容,向他招手。衣服的袖口明显太大了, 他抬起来的时候,滑下去老大一节,露出里面的T恤。吴雪峰这才发现,他的小队长,原来在这个世界面前这么渺小,甚至撑不起一件队服的重量,那么单薄,瘦弱,肩膀稚嫩,不像一个大人的模样。不过也是,他也才二十一岁,有些二十一岁的青年甚至还在学校,靠着父母的钱度过荒唐的日子。而他十八岁就扛起了嘉世。很难让人相信,那稚嫩的双肩是怎么扛起三连冠的嘉世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可他就是这样子,悄然无声,扛起重担,无可阻挡义无反顾地向前飞去。

  吴雪峰又转回来,不要让叶修看到他有些狼狈的神情。举步维艰下,他又忍不住,悄悄往回瞥了一眼,终于看见叶秋强拉起来的神情下的那点落寞。这让他想起当年苏沐秋去世,叶秋也是这样带着一点落寞,东凑西凑给苏沐秋整了个还算好的葬礼,带着一点落寞的咬着牙听过最艰难的那段日子。

  他转过头,加快脚步,他怕,他再看一眼,就真的舍不得走了。

  这短短的路,他像是走过了他的半辈子。

  吴雪峰走上飞机,他的位置刚好靠在窗边,他坐着,透过窗,他看到跑道。内心才有一种我原来真的要离开这里的荒谬感。

  飞机起飞。今天的天气是真的好,没有雾霾,万里无云,阳光灿烂,真的很好。吴雪峰终于可以彻底的看一眼这个城市。那里是每天队员们吵着要去吃烧烤的那条街,虽然已经小到快彻底看不见了,但吴雪峰偏偏就有这种感觉;还有那里是苏沐橙经常拉着叶秋出去晃悠的广场;那里是......熟悉的地方太多太多,这个城市几乎每个地方都留下他们这群人的足迹。

  还有嘉世,吴雪峰闭上眼睛,不再去看。

  他在离开这个城市,离开嘉世,离开小队长,离开他三年的荣耀,离开此生的第一个梦想,离开他的前半生。

  

  

  到了A国,吴雪峰断了所有有关荣耀的联系,除了他的家人要求,他自己也想避开,否则他可能很快抑制不住想冲回去,抱住他的小队长,告诉他自己永远不会走。

  在昏天暗地的工作中,吴雪峰也没有什么功夫去想,他用工作把自己压的严严实实,只有午夜梦回的时候,会想起一点点他们嘉世三连冠的那段日子。

  他按照家人的安排循序渐进,干好工作,找了女朋友,相亲认识的,甚至在谈婚论嫁的边缘。

  他的女朋友是一个很可爱的中国女孩,虽然他们其实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两个坐在一起也只是沉默着,相对无言。但是明显他们的家人自认为他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有一天,他们的家人又特意找了机会聚在一起,想给他们相处的时间。他们依旧冷淡的相对,女孩玩着手机,他想着工作。

  他的那个名义上的未婚妻打破沉默,凑了过来,他拿着手机,小心翼翼地对他笑笑,指着手机的屏幕上那个眼熟却陌生的有些像上辈子的人问他:“雪峰,这个嘉世副队长,额,就是一个游戏里的战队副队长长得跟你好像啊,连名字都一模一样。”

  他笑了笑,一如既往的温和,却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破土,他回答:“是我啊。”

  女孩子立马兴奋起来,说:“那你有叶神的照片吗?能给我张吗?我最近才开始玩荣耀喜欢上他。“

  或许他此生逃不开荣耀的宿命,连身边的人,都开始对荣耀感兴趣。

  “好啊。你能给我一张国内服的账号卡吗?“

  女孩发现这个她以为冷静的可怕,仿佛无欲无求的男人眼里绽放出的光芒,真的很耀眼。

  吴雪峰又开始玩荣耀了,虽然不再是当年站在斗神面前的那个和他并肩作战的那个气功师,只是一个在网游中苦苦挣扎的小小玩家。他的技术也退步太多太多,顶多只能算网游中的普通高手。不过他还是有种自己终于活过来的感觉。

  他也开始重新看职业赛。他知道第四赛季嘉世还是没有四连冠,一叶之秋被霸图舍身一击成功,嘉世王朝就此终结。

  他不知道小队长是什么感受。他无数次想过,如果他在,

  如果他在,一叶之秋肯定会被保护的好好的,没有人会有机会伤害到他的小队长。

  可惜,没有如果。

  越是这样子想,他越没有面子去重新见叶秋,甚至连一条QQ也没有发过。

  无数次,他看了那场比赛无数次,心如刀割,却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赎罪,减轻自己的罪恶感。

  无数次,在看完之后,他会想,小队长在被带走后,坐在比赛席,看着灰色的屏幕,会想什么。

  沮丧吗?

  愤怒吗?、

  还是对队友的绝望?

  吴雪峰知道,这只是那些无聊的人的主观想法。

  他的小队长只会抽一根烟,然后相信着队友,心里默默为他们鼓劲直到胜负已分。最后他会站起来,心里默念着来年再战,昂首挺胸,神操作躲避一系列试图惊鸿一瞥的记者粉丝。

  甚至连语气都可以想象出来。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明年再战啊。”

  肯定是那副看起来懒洋洋,却让人觉得无比可靠的样子。

  吴雪峰操作着游戏里小小的气功师,他加入了嘉王朝,好歹也算是一个比较高级的玩家。他总是看着游戏里工会列表里那个闪闪发光的名字,添加好友的手总是欲落不落。其实他在游戏里经常能遇到叶秋的小号,听着那把熟悉的声音,在boss战中所向披靡。

  还好寂寞的海外,总归还有一个人能够聊聊国内的荣耀圈。

  他的女友也爱上了荣耀,也是一叶之秋忠实的粉丝,总是缠着他问叶秋的种种事情。他也给她看了小队长十八岁到二十一岁的照片。他自己也看了一遍。

  他看着那十八岁幼嫩的少年长大,到二十一岁,抽高了身体,柔和的面容逐渐坚毅,唯一不变的只有眼底的光,那么明亮。

  她看着问他:“叶秋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他答:“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是一个很好很好的队长,你见到肯定会喜欢上的。”

  她相信了,成为死心塌地的叶秋粉,笨拙地玩着战斗法师,连神之领域的任务都是吴雪峰帮她过的。可就算之后发生这么多事情,也从来没有改变过,只是哭着倔强地反驳一个一个评论,然后在一个一个咒骂中顽强回过去。

  嘉世的状态越来越槽糕,第五赛季总决赛都没进。紧接着第六赛季第七赛季直到第八赛季,嘉世已经人人可欺。

  一叶之秋在队中被孤立,发出的指令只有沐雨橙风回应,连她都看的出来,可总有一堆闲着没事干的黑粉讥讽叶秋老了,该退役了。他们甚至连叶秋每局比赛的失误点在哪都说不出来,却总是理直气壮地说还用看吗,反正叶秋就是老了,还不如把斗神一叶之秋交出来,让新人发光发热。

  吴雪峰看着这些评论,登上那个好久没用的QQ号,屏蔽所有乱七八糟的消息,犹豫一会,然后还是点开那片熟悉的叶子。

  气冲云水:小队长?

  一叶之秋:呦,老吴,终于肯出现啦?我们还以为你被外星人抓走了。

  气冲云水:。。。。。。只是一直都有点事情而已。

  他也知道自己撒的慌不堪入目,太容易被揭穿,深吸一口气,急切地等待回答。

  一叶之秋:得,我就知道,我肯定是得有个嫂子了。啧啧啧,有了老婆,忘了兄弟们啊。

  叶秋果然给他找了个台阶下,也没有过多纠结这个问题。

  一叶之秋:那你这次回来,是想?

  气冲云水:你还好吗?

  一叶之秋:我很好啊,好的不得了,能吃能睡,能打荣耀,条件也比联盟初期好了很多,现在的日子可幸福了。

  气冲云水:小队长,我们一直都在,我们一直看着你。

  一叶之秋:瞎说什么呢?

  气冲云水:小队长,转会吧,我知道你舍不得,但是现在你都二十五了,我们可一直等着你再拿个冠军来,我们好跟人家炫耀呢。不用在意,我们都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一叶之秋:雪峰哥,我知道了,等过了这个赛季再说吧。

  她也曾问过叶秋为什么不转会,明明还是这么厉害,明明只是被队友拖累,为什么不转会,像他这样的大神级选手,就算是嘉世的死对头霸图也不可能全然拒绝。

  吴雪峰只是摇摇头,苦笑着说:“我们这代的选手,和这些新生代不一样,我们对战队的感情,对账号卡的感情,太深太深,如不到万不可以,没有人会转会。”所以,叶秋不会转会,他除了嘉世不会有别的选择,直到被战队所抛弃。

  她沉默,心知肚明。

  他以为她会放弃,因为没有多少人在知道偶像不再会给他们带来荣耀,带来的只有咒骂,还会继续下去。

  但她没有,她继续,哭着看恶意辱骂的评论,哭着指尖颤抖摁着键盘,一句一句反驳回去。

  她们有个群,里面有很多很多这样的粉丝。她们互相鼓劲,互相加油,咬着牙撑过这段对于叶粉来说太过于难熬的日子。

  他很迷茫,问:”为什么?“她们不了解叶秋,甚至连偶像的脸都从来没有见到过,更不论为人,却这样一直一直坚守着小小的孤舟,在荣耀名利化明星化的浪潮里摇摇摆摆,船上的一点微光却从未熄灭。

  她正在擦拭着一叶之秋的手办,笑着回答,眼里是满天星辰耀眼的光芒:“因为我们喜欢他啊。”

  和叶秋谈起荣耀的眼底的光芒真的很像。果然,粉随正主啊。

  直到听到叶秋退役的消息。

  这个虽然一开始给吴雪峰留下的印象只是个柔弱和他没有共同话题,后来逐渐逐渐做到了连吴雪峰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坚强的一塌糊涂的女孩,终于崩溃了。

  他们买了一箱啤酒,女孩一边哭一遍喊,叶秋你为什么要退役,就算战队成绩不好,但只要你没退役,我们都还撑得下去啊。

  吴雪峰陪她喝,直到她情绪稳定一些。

  吴雪峰想,连她这个女孩子都可以做到,为什么他就不能克服他那一点可笑的羞耻心,一直只是默默的关注,连一句话都不敢跟他曾经最好的队长说,哪怕会被职业圈一堆的人排队群嘲。

  酒精上头,他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找谁啊?”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

  “你叶秋哥呢?“他知道这是谁,叶秋从来都不用手机,每次联系他都得找苏沐橙转交。

  “哦,雪峰哥啊,他现在不在我身边,你还是QQ找他吧,他在的。这是跨国电话啊,这么贵,我先挂了。”苏沐橙明显是从睡梦中惊醒的样子,迷迷糊糊的。

  “我就问一下,他怎么就退役了?”吴雪峰说。

  “嗯,战队问题,”苏沐橙却语气轻快,“但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谢谢。”吴雪峰挂掉电话。那个原本在咆哮的女孩竖起耳朵,悄咪咪地听,听他挂了电话,急忙问道:“你在给叶神打电话吗?他说什么?”

  吴雪峰笑容轻快,看向电脑上那个荣耀的图标,说:“他说,他会回来的。”

  女孩瞪大了双眼,立即打开QQ,在她们那个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心随秋落:叶神真的走了。

  叶秋嫁我:为什么?我们还可以坚持啊,只要他不放弃,我绝对不会放弃啊,但是为什么要退役。

  叶秋我的不服来战:他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他这么喜欢这个游戏,怎么可能舍得离开,更何况他明明可以继续打几年,叶秋才不会放弃,我们也不要放弃啊!等到叶神复出,我们一定要让他看到,让职业圈看到,我们叶粉一直都在!

  叶修说要有光:是的,他肯定会回来的。一定一定,我们可要加油喽,叶神现在也一定在努力,我们也不能松懈啊!

  粉丝真的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只要给他们就这么一点点看到曙光的希望,他们就可以恢复过来,为自己的偶像继续发光发热。

  

  这一天其实也没有等太久。

  叶秋还没有回到职业赛场,却已经将网游搅得天翻地覆。

  吴雪峰在听到君莫笑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猜出来,这就是叶秋,毕竟他那张账号卡,对于像吴雪峰这样熟悉他的人不是秘密。

  于是暗搓搓的吴雪峰也去买了张第十区账号卡,制造过很多次偶遇。不过没有跟她说,他现在不想打扰小队长的生活。和她的关系也从尴尬的家人认为的男女朋友关系演变成一种神奇的朋友关系,一起看着叶秋,一起为他开心,为他难过的被她称为情敌的关系。这个脑残粉要是来围观,指不定就冲上去先亲一口再说。

  他回来了,第十区,神之领域,都被他搅得一团乱,人称“十区噩梦”。网游虐菜虐爽了,又跑去折腾全明星,龙抬头宣告即将复出。

  吴雪峰倒是想起以前的事,在第一区,苏沐橙的哥哥还在的时候,他们不也是这么折腾的吗?抢boss,抢副本记录,面对各种大小工会的追杀。

  不过是重来一次罢了。

  一切都像当初的那年一样,也是那么一只网吧队,草根得不能再草根。

  叶秋拉扯起来这么一支队伍,吴雪峰一点都不意外,只是叶秋改名叶修这个让他措不及防,嘴上总是改不过来。不过没关系,旁边一堆改不回来的人,也当是一种互相嘲讽的乐趣了。

  兴欣,唔,这个名字挺好。吴雪峰想。

  他们买了机票,在兴欣对上嘉世之前匆匆赶过去。

  不过说实在,兴欣这边的支持者实在太少,在气势汹涌的嘉世粉前像浮游撞击大树,一片叶子都撼不动。

  不过明显他们也无所畏惧,该喊得一点也不少。

  旁边的女孩子们喊得妆都花了,一个个,面目狰狞,却比面目精致的时候生动太多。

  兴欣赢了。

  就算是旁边的那些最脑残的粉丝,都不敢置信。不过吴雪峰心里却从未掀起过波澜,虽然他自认是个很理性的人,不过,和叶修待久了,连霸图粉都会转成叶修粉,说他是小队长的脑残粉,最疯狂的那种,也不为过。

  因为他相信,叶秋,哦不,现在叫叶修了,他曾经的,永远的小队长一定会赢。

  事后的庆功宴他没去,他还不想这么快面对曾经的小队长。

  不过,她倒是回来吹了一个小时叶修有多么好,多么可爱,虽然他只喝了一杯就再也没起来。

  

  

  

  

  

  

  他两很是干脆的逃了一年的班,给家人的理由是培养感情。家人要是知道他俩逃班虽然一直走在一起,却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男人,可能要被气得七窍流血。

  他们从第一站轮回追到最后三零一,在知道稳进季后赛的时候高兴得在会场对着兴欣比赛席大喊叶神我爱你。

  虽然吴雪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这个风,但在大环境下,喊得最起劲的也还是他。

       他们看着这个神奇的新队披荆斩棘,2:0击败蓝雨,2:1,战胜霸图,直到最后总决赛和轮回第一站兴欣惨败。

  轮回主场一站前一晚,吴雪峰找出自己以前的备份,找到以前在嘉世现已退役的队友一个一个发过去, 。

  老张:副队,你也来啦,我们都在呢,下一场聚一聚啊,一起加油。

  老李:嘿,老吴,我们等你好久啦。快快快,打完一起去撸串。

  ......

  原来都来了啊,兜兜转转,命运开的玩笑的牵扯下,最终还是聚到一起。

  那些队员已经不再年轻,他们分开也将近有十年,却还是像当年那样勾肩搭背,无所不谈。

  “老吴啊,你可是一消失就是这么多年,都不出来冒个泡的。”

  “是啊是啊,到时候罚酒三杯啊。”

   她疑惑:“你们这是都已经认定赢了,要去庆祝了啊?”

  “当然啦,肯定的,我们小队长出马什么搞不定。”

  老队员笑闹中,比赛开始了。

  一开场君莫笑对上的就是一枪穿云,如今的荣耀的第一人。

  “啧,”一个老队员吐槽,“我可是觉得当年小队长可比他强多了,反正这个第一人我不服。”

  吴雪峰笑道:“那是你私心吧,虽然我也这么觉得。”

  “切。”一堆人都开始虚他,谁不知道当初队里吹小队长吹得最丧心病狂的就是他。

  旁边的尖叫声一声高过一声,知道结果出来,果然还是君莫笑胜,一堆人淡定地开始聊天。

  “我就知道。”

  “那可是小队长啊。”

  等到这场比赛全部结束,兴欣攻破轮回主场必胜不破金身,他们看起来冷静整场,却还是站起来大吼。

  “小队长,真TM牛逼!”

  果然都是装的,明明一个一个紧张的要死。吴雪峰鄙视,哪像他,一直都淡定。

  小队长说,他们是冠军,就绝对是冠军。

  小队长说,他们会赢,就绝对会赢。

  总之,嘉世初期战队主旨,小队长最强,小队长最棒,小队长的话永远是正确的。

  最后一场,撸完串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我们会赢的吧。”

  “一定会,那可是小队长!”

  他们一群人像傻逼一样对着黄浦江大喊:“我们是冠军。”

  

  

  

  是的,我们是冠军。

  决胜局,764APM,6.5秒逆转战局。

  兴欣冠军!

  我们,是冠军!

  吴雪峰坐在台下,旁边的人在欢呼,嘉世老队员们热泪盈眶,还非得拿着袖子掩饰,嘴里嘟囔哪里来的沙子这样的老梗,他只是笑着看着台上四冠却是第一次和队友一起举起那个万众瞩目的奖杯的小队长。

  真的很遗憾,没有陪你走过最艰难的那段日子。

  但是我们都还在,一如既往的热爱着这个游戏。

  小队长,我一直都在啊,我们一直都在。

  嘉世没了,但正如你所说的,嘉世永远不会倒,你也永远使我们最好的小队长。

  那三年支撑起嘉世,义无反顾,飞向三连冠的小队长。

       有幸遇见你,那年嘉世的小队长,永不妥协,永远热爱荣耀,简简单单只想要胜利的小队长!

  愿万千荣光为你加冕,你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