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纯食,此号只写叶受only

【喻叶】心脏对对碰1

 我逃课回来啦!无比兴奋

突然发现我这系列生贺文都是 各种对老叶的表白诶。

没办法,我也表白一个。

叶修,三连冠生日快乐!


 

   

  1

  喻文州在训练营里第一次见到了叶秋,那个高高在上,所向披靡的斗神。


  他正在和魏琛pk,灵巧的手指在键盘上轻盈地跳跃,像林间飞舞的精灵,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只有电脑屏幕上小小的角色在跳跃运动。


  魏琛那时候也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被叶秋残忍打败后,暴跳如雷,怒骂:“叶秋,你个不要脸的,又阴我!”


  叶秋从兜里掏出烟盒,拿出一根叼在嘴上,也不点着,虚叼着,懒洋洋地说:“老魏,输了就输了,这么没有风度,被你徒弟看见,丢不丢脸啊?“


 魏琛深吸一口气,转过来对他们这些训练营的小崽子说:”来来来,小斗神屈尊来我们这儿歌小地方,我们要好好招待招待,讨教一下。“


  小崽子们兴奋了,黄少天在旁边摩拳擦掌,蠢蠢欲动。喻文州不动声色,手上却握紧了鼠标。


  “老魏,别给脸不要脸啊,还想车轮战不成?”叶修支着下巴,另一只手转起烟盒,百无聊赖地说,“不过,你们这儿,看起来会有好苗子呢,反正你们蓝雨这季冠军又没戏,不如送给嘉世啊,直接冠军,多好。”


  魏琛冷冷地说:“小的们,别给他面子,直接上,看不把你累死在这里,我魏琛就改姓叶!黄少天你第一个!”


  黄少天扑上去,潇洒划卡上线,嘴里念叨:“叶秋,来吧!”


  叶秋却没有看他,目光环视一周,发觉喻文州的目光,对这个少年笑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说:“算了吧,我还不想要你这么个儿子。”


  魏琛果断炸了,不过他气势汹汹的咆哮,喻文州已经听不到了,他恍若进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那笑容一遍一遍在心里回放,一团浆糊的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叶秋到现在都没有被打死,果然是因为长得太好看。要不然,现在他的心为什么跳的这么快。


  原来这天大地大,世界这么精彩纷呈,可如今我想去的地方只有一个。

  喻文州握紧鼠标,无声地笑了笑。


  2



  在叶修重新出现在世邀赛队伍中,众人都一律表示了嫌弃,可到背后,一个个眉飞色舞,踌躇满志。喻文州握着一番勾心斗角得来的房卡,有些湿了的手艰难地拧开手把。叶修已经坐在床上,手捧着一叠资料,认真地划来写去。可以看出他刚刚洗了个澡,头发还有点湿,贴在脸颊上,在昏黄的灯光下勾勒出美好的轮廓,白肤黑发,活色生香。


  喻文州手上的汗更多了,悄声打开灯,笑道:“这么暗对眼睛不好哦。”


  叶修好像才发应过来,放下资料,有些沙哑的烟嗓本就刺激,还非得拖长语调说:“这不是要睡了嘛。”像一把小勾子,不锋利,却勾起喻文州的心,吊在那里,不上不下。


  叶修伸了个懒腰,宽大的T恤下露出一到美好的腰线,他自己无知无觉,随手拿了枕头抱着,将下巴放在上面,对喻文州眨巴眨巴眼睛,说:“你们分个房卡,怎么这么慢,我还以为我要独自一个人享受这间豪华双人间了。”


  喻文州坐在自己床上,想象了一下叶修腰的手感,也学叶修眨巴眼睛,笑着说:“还不是你以前造的孽太多,才这么招人嫌弃,只有我要你喽。少天还嫌弃其他人,吵着要一个人住。这一安排也就晚了些。”


  “就他还嫌弃别人,别人没嫌弃他就很不错了,能和他在一个空间呆上一分钟,都算他厉害,”叶修手上把抱枕紧了紧,说,“哎,天才嘛,总是要遭人妒忌的啦,我才不和那些小人计较。”

  “我算吗?”喻文州问。


  “当然不算,”叶修看着他,眼睛里映出他的倒影,说:“我们文州这么聪明,只比我差那么一点点,当然不算。”


  喻文州有些悸动开口:“那还真是我的荣幸。”心里却细细琢磨。


  他眉眼带笑,说:”前辈都在我这住了这么久,打算什么时候,邀请我去你那?“


  叶修眉头一挑,那双总是倒映着荣耀各种色彩的眼睛弯了起来,带上了喻文州的颜色:“现在不行。”


  “为什么?”喻文州握紧手,脸上仍是打趣的笑意。


  “装修呢,这不是有个人要住进来嘛,”叶修意味深长地瞥他一眼,放下枕头,躺下去,裹住自己,闷闷地说,“晚安。我睡了。”


  喻文州嘴角忍不住雀跃地扭出一个过大的弧度。


  “晚安,我的领队。”

  

  

  两个女孩子目送着那群基佬走远,楚云秀一脸冷漠:“这个满是基佬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苏沐橙笑笑:“那可是叶修。”


  楚云秀郁闷地说:“我知道,这个罪恶深重的男人。话说,沐沐,你压谁?”


        苏沐橙思考一会,说:“喻文州吧。”


  “为什么?”楚云秀好奇,“我可是压的周泽楷。”


  “还有什么为什么,不就是随便压的嘛。“苏沐橙微笑着回答。当然,都给他助攻成这样了,再拿不下,她分分钟就把叶修许配给自己,才不要把叶修给那些基佬。可叶修自己喜欢,没办法......


  “那你又是为什么?”苏沐橙压下心中愤慨,笑嘻嘻问她。


  楚云秀理直气壮:”当然是因为帅。“


  “赌什么?”


  “叶修。”


  “切,不要。”


  “呵,我看见你蠢蠢欲动的眼神了。”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