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纯食,此号只写叶受only

【伞修】天堂伞

     看来打不完了,抱歉,真的打不完了。绝望。甜的部分还没打出来啊!!!

  虽然he不太符合伞修,但是叶叶生日,想让他开心点......其实这原本是清明贺文。

有些私设,老叶伞哥面前小哭包,其他人前小坚强。ooc怪我,反正老叶最帅

  相信我真的不是be!

  我努力,和前一篇与修书是同一系列。还差一篇甜滋滋的,很快的,奄奄一息。

  叶修拿着在墓园外随手买的一束天堂鸟,走进墓园,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他。看着简陋的墓园,叶修蹲下,小心翼翼摆上天堂鸟,又从口袋里掏出五个冠军戒指,摆在少年微笑的相片下,认认真真的,像摆上他的心一样严肃。他沉默地动作,最后站起来,点了根烟,狠狠吸了一口,又舒了口气,吐出来,看烟雾在湿热的空气中悄悄弥散。

  墓园里很安静,现在只有一个人呆着,天空阴暗,乌云翻腾,看起来像是要下雨了。

  静默半晌,他终于开口:“你看,五个冠军。"又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他说:”厉不厉害?你看来是超越不了我了,下辈子吧。“他又吸了口烟,压下嘴里苦涩的感觉,呢喃道:”这下子,就算我站在你的面前抽烟,你也跳不起来骂我。真开心呢 。“却是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和语气。他坐在墓碑前,靠着冰冷的石头,像一对挨着窃窃私语的情人。

  “不过,我也打算戒了,好久没抽了,今天只是想试试能不能把你气活过来,”叶修掐了烟,头靠着石碑,说:“哥三十七连胜,还留着一场。”

  他胡乱说着,漫无边际的思绪,飘到多年前,又晃回现在,想到什么说什么,说:“沐秋,你知道吗?我终于回家了,老头终于承认了。小点都已经很老,快要死了,十多年了啊。你都离开了这么久,什么时候回来?你的千机我给弄好了,君莫笑,嗯,虽然造型古怪一点,但也算称神了。沐橙呢,还没嫁人,你可说过要亲眼见她出嫁的。"

  他再也说不下去,大骂一句:“苏沐秋你个混蛋!“他低下头,埋在臂间,一瞬间又回到当初那个回家,却被父亲大骂赶出家门在另一个少年怀里呜咽却死死忍住泪水的少年。

  "苏沐秋你个混蛋......“他吸了吸鼻子,不再说话,抬头看着墓碑愣愣的,良久,才冷静下来,静静坐着。清冷的墓园里没有什么人,潮湿阴冷的风吹过,却像情人温柔的手拂过脸颊,小心翼翼,带着满心欢喜和悲凉。

  苏沐橙和陈果在墓园外等着。看着叶修从里边出来,陈果奇道:“这次,你们怎么分开祭拜?”

  苏沐橙笑着向叶修招招手,叶修脸色如常,向她点点头,就走向公交站。苏沐橙这才笑眯眯地回答:“有些事情,需要分开来说。”她们迈步进门,边走,苏沐橙的笑容就掩去一分,她说:“你看他那样子,是不是跟平时一样?”

  陈果回想刚才叶修和平日里一样懒散,看了让人火大的脸,说:“一样的死猪不怕开水烫,让人痒痒的。”

  “他刚才哭过。”苏沐橙垂下眼捷,却道。

  陈果难以置信:“他还会哭?!”在陈果印象里,叶修是一个天塌下来还可以淡定坐在电脑桌前,继续打他的游戏的人。似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联盟的斗神是一个淡定的人,嘉世逼他退役,他随便找了个网吧就重新开始;嘉世颠倒黑白,众人谩骂,他连看到没看一眼,在网游里依旧混得风生水起;重获冠军,他连话都没说一句,就毅然退役。他一直都像一把伞,像一块金刚石,一开始是嘉世后来是兴欣,将他们护得严严实实,坚不可摧,他像是没有感情,却又像是所有的个人情感都投入到了荣耀里面,即使是陈果,看过他的黯然,惆怅,也没办法把哭和叶修联系起来。

  “看不出来对不对?”苏沐橙背着手,轻声说,“他从来都是这样子。伤心难过之后,什么都不留。”

  “可他不是神啊,他只是世界上四十亿人中平凡的一个,虽然看似永不会累,不会痛,是很厉害,很伟大,可也会伤心。他也只是个人。”苏沐橙却红了眼眶。

  陈果哑口无言,她确实把叶修看作是无所不能,虽平时会心疼叶修的苦,却没有这么直观的感受他真正的脆弱。对啊,叶修不是神,虽然他像是神一样,可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人。

  苏沐橙已经走到平时她们分道扬镳的路口,又重新挂上笑容,说:“以前哥还在的时候,他们总是瞒着我家里的情况。他俩连吃泡面都吃了这顿,没了下顿,,却骗我刚刚大赚一笔,我的学费没有断过,我的吃穿也从没有缺过。饿的慌时候,他们两个就互怼,我哥总是嘲笑叶修是哭包,可叶修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哭过,我才明白,或许只有在我哥面前,叶修才会放下所有的坚强的伪装,可以哭的肆无忌惮。”

  苏沐橙没有继续说下去,陈果已经懂得。或许苏沐秋去世后,叶修就像这样,再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哭过了。

  “其实他趁我不在,也偷偷过来几次。我都知道的,”苏沐橙背对着陈果,挥了挥手,“果果,等会见。”

  陈果沉默着离开,苏沐橙脚步轻快,面带笑容,蹦到墓前,看到一束天堂鸟,她笑容更欢快,从包里拿出一块塑料餐布,又掏出两枚冠军戒指,先将戒指小心翼翼摆在天堂鸟前,再铺好餐布,坐下来,直面墓碑。

  “哥,你看我和叶修共同获得的冠军戒指,羡慕不?”苏沐橙略带炫耀地说,“我现在可也是一支战队的队长了,可惜叶修回家了。”

  她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说:“哥,追叶修的人可多了。叶修年纪也不小了,他家啊催婚也蛮急的。联盟里大多数可都暗恋明恋着,我可护不住。不过嫂子我护不住,你不介意的话,妹夫我护得住。你又不回来,叶修就归我了噗。”风声呼啸,天气愈发阴沉,苏沐橙未觉,在模糊的昏暗中,凝视墓碑上那张有些褪色的照片,以前的记忆也有些褪色,只有照片里的人依旧鲜明。苏沐橙还记得苏沐秋带她走出孤儿院,小小的少年挺着脊背,尚还稚嫩的脸颊上已经有了男人的坚毅,他的手,对于那时候的她来说,是宽阔的,温暖了一颗懵懂的心,他对自己说:“我会养活你的。”如今她已经是亭亭玉立,待嫁的少女,可他却长眠地下,十年了,还是十年前的十八少年。

  苏沐橙想起他们仅有的几张照片。这张还是哥攒了好久的钱,带她去游乐园,肉疼的给她和自己各拍一张又合拍了一张。所以照片上笑容虽然灿烂,却总带着一股愁眉苦脸的悲壮感。身上也是洗的发白的旧T恤,旧年仔裤。

  她起身,指尖触向那张照片,声音颤抖,却还是笑着说:“十年了,我总感觉,你还在,你还在我们我们身边,一直看着我们。”

  天已经下起小雨,她笑着却有些哽咽:"哥,我们想你了......"

  雨势渐大,雨水从她的眼角滑落,她还是笑着,低头去拨弄那束天堂鸟,却发现花后有一把天堂伞。她抓起伞,有些茫然,又感觉有一只手在轻轻抚着她的长发,像多年前那只牵着她的手,那般温暖,让人无比安心。雨里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苏沐橙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她在雨里叫喊着:“哥,你在,对不对!你一直都在,对不对!你出来啊,你和我讲讲话啊!”她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不顾形象,不顾一切,,崩溃般在雨里无用嘶吼,像当时看到哥哥的尸体被一块白布盖着,从她面前推过去,她抱住那具冰冷的躯体,她以为她会哭不出来,全世界都失去声音,却能听到自己撕心裂肺的悲号。

  叶修揣着一口袋的戒指,叮叮当当走在路上。公交站还远的很,清明节出租车司机都差不多回家拜祖宗去了,叶修身上常年不带手机,就算叶秋千叮咛万嘱咐,他还是忘在了兴欣。刚才怕在沐橙那里丢脸,就一路狼狈出来,早知道还不如等她们一起回去 。

  走着却又下起了雨,叶修只得准备撒丫子狂奔,找个可以躲雨的地方,挡一会。突然间,有个人握住他的手,递给他一把伞。叶修怔住,持着伞,周围却空无一人,只有手上的伞,执伞的手上冰冷不似活人的温度,以及在雨幕里逐渐消散的一句呢喃般的话语——

  “阿修......”

  苍茫天地间,清明雨纷纷,周边空无一人,只有叶修执着一把天堂伞孑然而立,泪如雨下。

  

小剧场:

伞哥:天堂伞快递,天堂伞递送,你值得拥有。先下单先得,还有小礼物摸头拥抱哦~

和之前那篇与修书是一系列的,等甜文的部分出来,就完了,所有答案都在甜篇,但是真的很抱歉,来不及了。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