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纯食,此号只写叶受only

【周叶】仙缘(1)

  【周叶】仙缘(1)

  

   耳边是凄厉的惨叫,鼻尖是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原本平和的小村庄已经成一处人间炼狱。







  小小周泽楷和父母躲在柴堆里的小小空隙间,母亲紧紧抱着他,原本温软的身体僵硬着,颤抖地厉害。父亲脸色青白,手上拿着家里已经生锈了的柴刀,死咬着牙关,时刻警惕着。







  周泽楷知道外面正在发生着什么。







  是死亡吧,父母抑制不住的恐惧,曾经欺负他的孩子的不再会动的尸体。






  好像是他们欺负周泽楷时恶毒的诅咒:“你怎么还不去死!”





  平日因为他长得好看,总是吸引村里女孩子的注意,又不善言辞,在被欺负了一次,没有反抗,只是一脸平静地回家,甚至没有让父母发现伤口,村里的孩子就肆无忌惮地开始欺负他,打骂是常态,有时候还会让他做一些恶心的事情,他也不反抗,只是平静乖巧地照做。周泽楷好像是天生缺乏一种叫做愤怒的情绪。





  

  但今早还在咒骂他的孩子的尸体一具具带着恐惧了无生息地躺在那里,还是让年幼的周泽楷生出了一种难过的感觉。





  

  很难让人相信,生死关头,一个只有七岁的孩子,面对人间惨剧,会没有害怕,甚至死里获得一线生机的庆幸,只是对欺负过他的人天生的悲悯。





  

  恶魔的脚步声在接近,液体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滴答滴答,由远及近,惨叫声也停止了,只有恶魔兴奋的喘息声。





  “啊,找到你们了,”恶魔用刀劈开面前的柴堆,露出里面的一家三口,“差点就让你们逃掉了呢。”





  恶魔看上去只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脸上却被层层血纹覆盖,身上是鲜血还有零碎的肉块。恶魔伸出舌尖,满足地舔了舔嘴边的鲜血。





  他看着女人怀里的周泽楷,布满血丝的眼里闪现贪婪,他喃喃自语:”多么纯净的灵体啊,上天待我真是不薄,吃了他,我的功力一定会再上一层楼,我果真有深厚的仙缘啊!“




  他随手掐了个法决,在男人女人惊恐的目光下,周泽楷就直直飞向他的手,毫无反抗,直接被他掐住了脖颈。





  男人握紧手上的柴刀,想扑过来,但是却被随手一挥,就倒在地上,生死未知。






  意识逐渐模糊,周泽楷睁大的双眼逐渐失去光彩,原来这就是死亡吗?女人凄凉的尖叫,绝望的哭声,让小小的尚不懂生离死别的周泽楷很难过。





  娘,周泽楷伸出了手,小小的手掌胡乱挥动,别哭,楷楷看到了,好难过,你别哭啊,我不疼,真的不疼。





  挥动的手掌也逐渐没有了力气。





  

  在他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一柄长矛凌空飞来,从恶魔的太阳穴一穿而过,掐着周泽楷的双手失去了力气,没了脑袋的尸体直直倒下。惊鸿一瞥间,是一双沉静的眼睛和此生难忘的眉目。






  崩裂的脑浆,温热的鲜血,飞了周泽楷一身。两个少年匆忙奔来,其中一个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取出一枚丹药,掰成两半,一半被他塞进周泽楷嘴里,另一半扔给了另一个少年,塞进了男人嘴里。






  “我们还是来晚了。”身后背着长枪的少年一脸沮丧,看着一地的尸体,眼里是愤恨和怜悯。






  取丹药的少年捡起那柄救了周泽楷的长矛,心疼地拍了拍上面的尘土,回头安慰道:“命数所定啊,能救三个不错了。却邪看样子又要修了。“






  他蹲下,仔细看了看那具尸体,叹息一声:“不是魔修,只是个半魔化的凡人,又是一个求仙求疯了的。”






  幸存的女人看着两个少年,连忙流着泪磕头:“多谢两位仙人救命!”





  抱矛的少年说:“无事,是我们来的太晚了。你的丈夫和儿子应该没事。其余的,节哀吧。”





  女人爬起来,颤颤巍巍去摸丈夫的鼻息,平稳有力,果然没事。





 她又去抱周泽楷,儿子的身躯还是温软的,她惊讶地瞪大眼睛,抱着周泽楷,扑到丈夫身边嚎啕大哭。






  两个少年只是站着,看着这炼狱残存的三个生命踉踉跄跄拥着,还可以继续在这个世间战战兢兢卑微地活着。





  周泽楷醒过来时,正是两人在商量怎么处理毁掉的村子的时候。他的父亲和母亲还好好的,神情麻木,在角落缩成一个小空间。





  那个执矛的少年见他醒过来,笑眯眯地递给他一颗糖。





  “你是?”周泽楷乖巧地吃下糖,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这个他昏过去前惊鸿一瞥的少年。





  “我是叶修,一个无什么名气的修真者啦。”叶修戳戳他的脸颊,指了指另外一个少年,说,“那边那个傻逼叫苏沐秋。你可以叫我们哥哥。”






  “我们明天会烧掉这个村子,”苏沐秋却没有心思跟他开玩笑,神色凝重地说,“你们到时候拿上东西,换个安全的地方住吧。这么多尸体,不烧掉,怕是会爆发疫病。”





  叶修揉揉周泽楷的脑袋,说:“你们走的远远的吧,这里不安全了。附近已经有好几个村子被屠,有些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没人了。”叶修从钱袋中掏出几枚小小的碎银,塞到周泽楷的口袋里,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不要理那个哥哥,他小时候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现在心情有些不好,这些钱藏好,别被那个哥哥看到,走之后给爹娘让他们给你买点糖吃吃。“





  修道者大多耳目灵敏,这么点距离,苏沐秋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他终于露出一个无奈的笑意,心中知道叶修是在逗自己开心,他想给这家人些许钱又碍于不知怎么开口,全都被看出来了。





  周泽楷懵懵懂懂地看着他们,拍了拍口袋里的钱,安静地吃糖。





  

  第二天,叶修牵着周泽楷的手,看苏沐秋施法决,燃起大火,将这个留下周泽楷七年痕迹,被欺负的,和爹娘一起平淡的生活,自己一个人静静呆着的,被一点点抹去,在这个冷清的世界灰飞烟灭。





  周泽楷侧脸去看牵着他的手的少年。





  他的眼里倒印着断壁残垣,烈火融融,浮着的是大道无情,但却在深处埋藏着人间烟火,三千红尘。





  温柔到有些残酷。




  少年的叶修就像一颗稍纵即逝却带着万钧雷霆的陨石,强硬地撞开幼年周泽楷孤独的小世界,在他的心房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那时年幼的他不知道这种痕迹是什么,后来,一代枪王周泽楷,每每回忆起这一瞬,惶恐却又让人甘之若饴,这就叫做喜欢吧。





  此后经年,我从来都不想求什么仙缘,这数百寒暑,我只是想求得与你有缘。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