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纯食,此号只写叶受only

【all叶主轮回叶】亡修补牢

     此人学语文学疯了,不要介意逻辑。ooc是我的,老叶是可爱的。


    年轻的狼王周泽楷误入一处因主人粗心大意未修补的羊圈中。羊们瑟瑟发抖,试图抱团远离这只看起来矫健英勇的狼。


  只有一头羊看起来与众不同,独自一羊,大大咧咧,继续咀嚼嘴里看起来奇奇怪怪的草料。

  那真是一头漂亮的羊,羊毛纯白,像天边大团大团的云一样。小狼王看着白羊淡然的眼神,心中仿佛被猎人韩文清一箭穿心。


  完了,周泽楷忧郁地想,我爱上了这头羊。


  在羊群惊恐的眼神里,周泽楷踩着自认为最优雅的步伐,发出自认为最磁性的声音,走向那只羊 ,说:“我......我叫周泽楷。”漂亮的小狼王羞涩地将头埋到爪子里声音越来越小,完全不敢抬头去看心上羊。


  心上羊诧异地停下吃东西的嘴,抖抖毛,说:“哦,我是叶修。”


  周泽楷颤巍巍地伸出一只狼爪,头还是埋在另一只爪子里。顽强地说:“你愿,愿不愿意跟我走......”


  叶修吐掉嘴里的烟草,暗搓搓地想。为了大家的安全,我就奉献一回,以身饲狼,多么伟大啊,老韩知道了,肯定会感动哭的,一定不会怪我(才不是我想出去玩咧)。


  他淡定地伸出一只蹄子,敷衍地拍了拍狼爪:“哦,走吧。”


  周泽楷不敢置信,抬头看他,妈呀,这么近,心上羊近在咫尺的脸,让他整只狼都晕乎乎的。


  叶修就这么跟一只狼私奔了。


  剩下的羊默默散开,凝视一狼一羊的背影,叹息一声。


  阿门,保佑那只狼还能活着吧。


  阿门,保佑韩文清回来不要生气吧。 


  叶修成功成为轮回一霸,打败众多不识好歹上前挑战的狼后,嘴里嚼着

众狼上供的烟草,撸着轮回狼王的呆毛,调戏着炸毛的孙翔,眯着眼睛,日子过得可惬意了,完全不想回去。


  江波涛一脸心痛地看着两人沉醉修色,暗地组织了一个反叶小分队,心想,呔,叶修,你个妖怪,看本狼不收了你!

        反叶小分队在成立当晚宣告破灭,组织者江波涛宣布阵亡。


  "小江啊,别闹,听话。“叶修笑眯眯地撸了撸江波涛的肚子,说,”先去把事情干完再来啊。“


      “嗷!”江波涛在地上瘫成了狼饼,,在周泽楷和孙翔的死亡射线下蹭了蹭叶修的蹄子,眯起眼睛,呼噜,真舒服。

  嘤嘤嘤,不是己方不坚定,是敌方太强大。我,江波涛,输了!别停啊,再来一次,我就去干活!

  反叶小分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仅有一次会议上,小分队队长江波涛用两只狼爪举着临时充当话筒的骨头,沉痛地反省:“是我的失责,没有坚定立场,被叶修所蛊惑。”

  

  台下众狼纷纷表示安慰,表明大家都表示理解,回来就好,我们继续统一反叶战线,立志将妖人叶修赶出轮回。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干。”江波涛微笑,“现在我宣布,反叶小分队解散,散会,没事别打扰我,我还要去找叶修呢。”在石化的众狼懵逼的眼神下,江波涛抖抖狼毛,优雅地走着猫步奔向了吹叶道路一去不复返。


  众狼:输了输了,我还是加入吹叶小分队吧,虽然想与众不同。试图引起某羊注意,但反叶无前途,吹叶才是王道,走了,走了,走了。


  叶修,一只以武力值,美貌度和出神入化的撸毛技术征服了轮回所有狼的羊。

  韩文清,一个被迫接受自己心爱的羊和一只狼私奔的事实的牧人兼职猎人。

  “我操,叶修你就不能把羊圈给我修好再私奔吗!”

  羊圈的羊瑟瑟发抖。

  阿门,叶修你快回来,老韩要拿枪出门了!

  阿门,愿那些狼来世投个羊胎,一路走好。



评论(5)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