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纯食,此号只写叶受only

【双叶】风雪待归人

         我终于打完了,这是我写过最长的文,一个下午的时间都耗在这个上面了。有些私设,请不要介意。ooc怪我,反正老叶是最帅的。

        叶修生贺第一弹,虽然还有22天,不过还有伞修周叶,大概一个星期发一篇吧。求小心心,小蓝手。(○’ω’○) @……

          

     叶小秋一直觉得他哥哥叶修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所有人都觉得叶小修是个好孩子,他长得好看,又乖巧懂事,成绩什么的更不用说,学什么都快,钢琴,礼仪,等等等。所以所有人都觉得叶家大少爷是个天才。

  

  叶小秋也是这么觉得,他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即使他老是让叶小秋背黑锅,在游戏里也爱阴人,但叶小秋知道哥哥很辛苦,在暗地里,他的努力让叶小秋不用承担压力。虽然一个嘴上叫着笨蛋弟弟,一个喊着混账哥哥,但谁都知道叶家两个双胞胎感情可好了。只要一个出现,另一个一定跟在后面。

  

  叶小秋一直都懂,哥哥最喜欢的不是什么管理,什么家财,他最爱的是自己一个人窝在房间里打游戏,每一次看着游戏界面的眼里都闪烁着光芒,比黑夜闪烁的星星还要亮。可叶小秋也知道,哥哥是未来叶家的掌门人,他不可能也不被允许对除了家族以外的东西感兴趣。每次叶小修在学校里站得笔直,优雅得体地应对那些因叶家权势蜂拥而至的人,面对父母,脸上看起来很是好看得笑容下是无趣和悲哀。当他获得奖状,表扬,爸妈因此春风得意在旁人眼前炫耀,他在旁边微笑的时候,他的心里在想着的肯定是今晚打什么游戏,这个游戏的副本怎么过。他在外界所有人的面前带着叶家大少礼貌优秀的面具,可回到两人的房间,他会脱下所有装饰,将自己完全投入到他所热爱的世界里去。在叶小秋的面前,他也鲜少带着面具,恶趣味根本停都停不住。

  

  但,在这个家庭里,他这样是不被允许的。父亲已经不只一次训斥他,直到十五岁,两个人都长大了,叶修长成了叶修,叶小秋长成了叶秋。叶秋躲在房外,看着怒火冲天的父亲砸了一个游戏机,那是叶修最喜欢的游戏机。叶修站在父亲面前,垂着头听着训斥,看似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但叶秋看见了他的眼睛,里面是看不见的泪水,从心里流到眼里。

  

  过了几天,叶修又活蹦乱跳,趁父亲不在家,拉着叶秋,从隐秘的角落里偷偷摸摸拿出一个游戏机,眼睛闪亮亮的,得意地说:“老头子肯定没发现,我还藏了一个。”

  

  他开心地拍了拍叶秋的肩膀,得意洋洋地说:”快来,叶秋,虽然你的水平真的是令人堪忧,但是有总比没有好,来打一场。“

  

  叶秋没好气地说:“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哥哥。”说着还翻了一个白眼,但还是拿起来游戏机,一脸苦大仇深地开始研究这款新游戏地操作。

  

  叶修呵呵一笑,说:“也是,我这么英明神武,游戏玩得这么好,怎么会有一个游戏白痴双胞胎弟弟?”

  

  叶秋扬起手就想用游戏机砸他,怒气冲冲说:“玩不玩,不玩我走了。混账哥哥!”

  

  叶修一只手摸上他的头顶顺毛,一只手拿起游戏机安慰地说:“笨蛋弟弟,你怎么忍心让年迈无助的哥哥就这么无聊到死吗?”

  

  叶秋嘟囔一句:“祸害遗千年。”

  

  他们开了一盘,不出所料,别说一分钟,连半分钟叶秋都没撑过去。

  

  叶修得意一笑,脸颊上的小酒窝诱惑着叶秋,他忍不住怒气冲冲轻柔地戳了一下。

  

  叶修赶忙打开他的贼手,眉飞色舞地大放嘲讽:“笨蛋弟弟,输了就输了不要欺负赢家。”

  

  叶秋哼了一声,只不过打赢了一次而已,用得着这么开心嘛,不过,这个时候的混账哥哥比什么时候都好看,都生动。他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那么满足的脸,他想,要是哥哥,每天都能这么开心就好了,不用带着那些面具,做所有人眼里的乖孩子,所有人嘴里的榜样,只要这么笑着,就好了。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他扶着下颚,放下游戏机,转向游戏机上刺眼的game over,轻轻地说。

  

  叶修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抱着双膝,下巴靠在上面,愣愣地说:“还能怎么办,就这么过下去吧。”

  

  眼里是死海,平静不起一点波澜,像是平日里那个优雅,所有孩子的榜样的叶家大少爷,可在那片死海深处是一座座火山,被压抑着始终不能爆发,但是是热烈的,像是要灼烧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的那种决绝。

  

  “这是我的责任啊,笨蛋弟弟,谁叫我比你早生几分钟。”他耸了耸肩。

  

  晚上,叶秋躺着,叶修在旁边,闭着眼睛,跟白日那副嚣张的样子截然不同,那么乖巧,安静。叶秋侧过身看他,看着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他想,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连反抗老头子都做不到,只能在旁边安静看你受罚。你扛着这么多东西,扛着父母殷切期盼,扛着整个叶家的未来,戴着你并不喜欢面具,做着你并不喜欢的叶家大少,叶家人的骄傲,这么多人艳羡的富家子弟,可除了一个什么都不能为你做的弟弟,没有一个人知道,你最喜欢的不是钢琴,不是权势,不是金钱,只是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有台可供你打游戏的机器。世界这么大,却容不下一个热爱着游戏的叶家大少。

  

  叶秋看着这个他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世界上最厉害的人,看着他明明该是一个十五岁在父母怀里撒娇,满脸稚气的少年,但却把自己逼得无所不能,护着自己这个老是叫嚷着混账哥哥的弟弟,承担了双份的压力。

  

  混账哥哥,哥哥,叶修,你口中那个笨蛋弟弟,被你护着的废柴弟弟也想为你做些什么啊。

  

  叶秋准备了好几天,偷偷摸摸,趁叶修不在房里的时候,整理着衣物,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仔仔细细塞进小小的行李箱。

  

  是的,他想离家出走,他想走出去,打下一个天下,让他的哥哥可以无忧无虑不用烦扰除了游戏以外的那些破事,可以不用戴着面具那么辛苦。也可以向父亲表达自己不满与反抗。虽然这个想法真的很幼稚,但是年轻的叶秋坚信自己可以做到。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和自信。

  

  准备好离家出走的那个晚上,星星很多,很亮。

  

  叶秋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看着叶修静静的睡颜,握紧了双拳,想,混蛋哥哥,等我回来。

  

  可好舍不得,肯定,好久看不到这张嘲讽脸了。就算可以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可是叶秋实在无法想象自己露出那副表情。他蹑手蹑脚走到床边,对睡着的叶修无声张合嘴唇,他说:“混蛋哥哥,再见。”

  

  他又蹑手蹑脚走进厕所,开了灯假装自己正在上厕所,以防叶修早早的发现,把自己抓回去。想了想又在镜子上用牙膏挤出几个字。他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应该有时间跑出省。又转身走出去,这次是真得要走了。

  

  “我的行李箱呢?“叶秋走到床边,发现自己的行李箱不见了,待抬头一看,床上的叶修也不见了。

  

  他慌忙开灯,叶修和行李箱果真一起消失了,床头柜上却放着一张纸条,是叶修平日懒散写起来的鸡爪字体。

  

  “笨蛋弟弟,就你还想离家出走。你还嫩着呢,哥走了,不用太想我。“

  

  叶秋没有想过这一别,就是三年,三年没有音讯。哥哥走后,父亲脸色铁青,身体越来越不好,母亲总是以泪洗面,看着叶修的照片花白了双鬓。

  

  叶秋承担起本来该由叶修承担的责任,每天累成狗,练习社交礼仪,学着弹钢琴,学着忘记自己原本有个哥哥。三年后他可以风度翩翩,嘴角完美得弯成一个弧度,可以无比顺溜地弹出无数世界闻名的曲子,可以在旁人嘴里听到叶修名字的时候依旧笑得得体。他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叶家继承人。没有人知道,深夜睡在一个人的床上的他整夜无眠,想着叶修现在到了哪,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他,有没有想过他的笨蛋弟弟。没有人知道,他整日整日的练习钢琴,指尖泛疼,脑子里却是叶修安安静静地坐在钢琴前,好看得眼睛低垂着弹着他用来练手速的野蜂狂舞。没人知道,他用十五年的时间把叶修雕刻进骨子里,却用三年,学习适应没有哥哥嘲讽的日子。

  

  虽有怨怼,怨自己离家出走的计划失败,恨他一句话,就把他丢在家里,三年不发一句,连QQ头像都是常年暗着的。也怨恨着自己为什么要留恋,才让他有空隙可钻。可再多的怨,再多的恨,看见有一天那个头像终于亮了,小心翼翼的发来一条消息的时候,全都烟消云散。

  

  我的混蛋哥哥:秋儿?

  

  混蛋哥哥怎么还不回家:混蛋哥哥,你还知道发消息回来?你都失踪三年了!!!!!!

  

  我的混蛋哥哥:这个,不是怕被发现嘛,秋儿,别生气了,我这不一情况好点第一个就给你发消息了。

  

  混当哥哥怎么还不回家:?你是不是在外面受委屈了?什么情况好转,你该回来了,回来商量一下,爸肯定会让你回来的啊。

  

  我的混蛋哥哥:我......我现在过得挺好的。就是过来找你有点事。

  

  混蛋哥哥怎么还不回家:我就知道!!!!没事叫我笨蛋弟弟,有事求我,叫我秋儿!!!

  

  我的混蛋哥哥:......我可以满足你的,混蛋弟弟。没想到你还是这种啧啧啧的人啊。

  

  我的混蛋哥哥:我这不是要建战队嘛,拿你身份证一用。你可以寄过来。

  

  混蛋哥哥怎么还不回家:哦,我亲自给你吧,不会让爸妈知道的。

  

  我的混蛋哥哥:也行,地址xxxxxxxxx

  

  刚刚说完他的头像就黑了。

  

  叶秋的手指还停在回车键上,对话框里是几个字。

  

  我想你了。

  

  却始终没机会没脸发出去。

  

  最后,叶秋盯着那几个字,咬着牙,手指颤抖着一个一个删去。手指很用力,像是一下一下戳进心里。

  

  叶秋坐着贵宾舱,从b市飞到h市,又坐着安排的车一路到达地点。他站在那间破旧的小屋门口时,沉默了。

  

  他敲门,很快,有个小姑娘,怯生生的探出头来,看见叶秋的脸说:“你是叶修的弟弟,叶秋?”

  

  叶秋看着她,点点头,小姑娘才让开,展现出里面的摆设。叶秋道了声谢,走了进去。自幼家里衣食无忧,虽然没有像普通有钱人家那样弄个大别墅,但也是小别墅,客房也有好些。

  

  只是这屋子小得已经超乎叶秋想象,狭小的只要避过一些杂物,就举步维艰,但是很整洁,像是一个家的样子,温馨和美。

  有人的声音从另一个房间传过来,其中一个很熟悉,懒懒散散的,另一个是清朗的少年音。

  “叶修,你靠不靠谱啊,就知道阴我,都要在一个战队了,还这样过分!”

  “切,我这是在帮你了解人间险恶,以后你遇到这种招数就不会上当了,我对你是不是很好?”

  “你个不要脸的!”

  叶秋走进房间,两个少年挤在一起,脸贴脸,肉贴肉,对着电脑看。其中一个是叶修,三年未见,他还是这么欠揍,明明是一样的脸,却嘲讽得这么别致。叶秋原本是想冲上去先暴打一顿再说,但看到这个混蛋的时候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只有泪水在眼里,心里打转,却落不下来,又被憋回去。

  “混账哥哥!”叶秋咬牙切齿地说。

  叶修眉毛一扬,把手背在后面转过来看他,叶秋才见到他的正脸,瘦了好多。以前还有些婴儿肥,现在却看起来只剩下层皮包裹着骨头。五官轮廓却更加清晰,在心里一点一点晕开。眼睛很亮,很好看,像万千星辰落在那小小一方天地里,明亮得让叶秋心里一切的恨,一切的不甘全部都消融在他的目光下。当初离家出走的打算不就是想让哥哥能活的自由自在吗?虽然瘦了,生活的环境远远不如家里,但是,叶秋看得出来,叶修是开心的。那就好了。

  叶修又露出那种欠揍的笑容,看着这个三年不见的弟弟,心里有些惆怅,他的笑容突然落了下来。

  “笨蛋弟弟长大了啊。”他说。

  变得如此陌生,人模狗样儿的,已经是一个大人的样子了。

  “混蛋哥哥。”叶秋嘟囔着,身上穿着定制西装,和面前这个脸一模一样身上却是地摊货白T短裤,还被洗得有些泛白的人相对。

  叶修才恍惚过来,这家伙就算现在看着一副精英的样子,结果还是他的那个笨蛋弟弟啊。

  他笑眯眯地回了一句:“笨蛋弟弟。”

  叶秋把视线转向另一边才看见另一个少年。那个少年长得颇为好看,趴在一边,看着他两,眼里是好奇在叶秋敏锐的直觉看来还有一些讨好,这就是叶修口中所说的和他一起组战队的那个苏沐秋了,先前那个开门的少女就是他妹妹苏沐橙。

  叶修看他们大眼瞪小眼,代替他们互相介绍,懒洋洋的声音里带着一些睡意:“这个你知道的我的那个笨蛋弟弟叶秋。这个是游戏老是打不过我还要找借口的就是苏沐秋。看来你们应该是互相认识了。”

  两个人也不互瞪了,眼刀子全都飞向了叶修。

  “哪有这么介绍人的啊!”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叶修和苏沐秋打了一声招呼,就牵着他的笨蛋弟弟出门了。

  周围也没什么地方可以溜的,叶修拿出了一根烟,就靠在街边一段短墙上,点了火,看着那个居然一路上都没闹过的叶秋,他勾起嘴角,打破沉寂:“爸妈还好吧。”

  “他们都快被你气死了,能好到哪里去。”叶秋没好气地说,眼睛盯着叶修手里的一点星火。

  叶修看着手里的烟,有些无奈,紧张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要拿出一根烟。

  “跟我回去吧。”叶秋说,他看到烟自然明白一切,只是心里有些泛疼,只是轻声说了一句,“少抽点吧。”

  叶修脚尖拨弄地上的石块,说:”我比你更了解爸,如果我回去了,他肯定不会再让我出来。“

  两人又沉默,突然间,叶修蹲下来在地上摁灭烟,将烟头包起来放进裤子口袋。他又起身看着叶秋,沙哑着嗓音:“这三年,辛苦你了。”

  叶秋也看着他,只觉得这三年无数辗转反侧,痛苦绝望,只为了这一句话,已经够了。

  “我知道我很过分,抛下你们跑出来,但是,接下来几年,还是要抱歉你。“

  “原来你也知道抱歉啊,”叶秋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他仔仔细细看着这个人,要把他一点点描绘下来刻进心里。

  “我的混蛋哥哥啊。”叶秋沙哑着嗓子,拿出口袋里的身份证,递给他,“记得一定要拿个冠军回来,我们叶家人,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

  叶修笑了,接过身份证,说:”当然。“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星辰漫天,叶秋即使在车里也挺直着背,他侧向窗外,看向星辰。

  他想,今晚夜色真美。

  

  

  这之后,叶秋总是没事有事在QQ上骚扰叶修,叶修偶尔会回他,大部分时间都是不理的,让他自说自话。

  直到有一天,叶修突然主动发了条消息给他。叶秋不顾手上的工作,欣喜若狂打开。

  我的混账哥哥:秋儿,能不能借点钱给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叶秋:。你想干嘛?

  我的混账哥哥:有用,真的以后会还的。现在真的急用。

  叶秋:不用还了,借你就是。多少?

  我的混账哥哥:五万

  叶秋:这么多?你是欠了高利贷了吗?

  我的混账哥哥:......借不借,正经用的。

  叶秋:没事吧。当然借啊,转到你银行卡。

  我的混账哥哥:没事。

  叶秋还想问,叶修头像又灰掉了。

  叶秋知道像他哥这个倔脾气肯定不会无缘故找到家里借钱。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但他不说,叶秋焦头烂额,也撬不开他的嘴。

  果然,后来叶秋听闻,那个叫做苏沐秋的少年,出车祸去世了,叶修东凑西凑才把葬他的钱凑齐。

  想来也是叶修想瞒他,等他知道的时候,已经尘埃落定,一切了结。

  

  

  嘉世,三连冠!

  最强者叶秋缔造嘉世王朝!

  叶秋办桌上摆着一叶之秋的手办,他看到电脑里弹出的那些赞美之词,露出一丝笑容,又埋头到工作中。

  这或许是唯一见过叶修本人的忠实粉丝了。

  

  

  

  

  联盟越来越商业化,叶秋倒是想投资叶修拍广告,但叶修只是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断然拒绝。

  

  比赛也越精彩,嘉世神话被霸图打破,之后嘉世形势越来越不好,叶秋不懂也看得出来,但叶修始终不肯让他插手。第十赛季,叶秋匆匆出国,昏天地暗工作一个月,回来才发现叶修居然退役了。

  

  他急冲冲地上QQ,发现叶修的头像从一片叶子换成了一个难看的笑字,歪歪扭扭,反而像是在哭。

  

  叶秋:???什么情况?你怎么退役了?不过退役也好,没地方去就快回家。

  

   我的混账哥哥:我可还没打够,我还要再拿个冠军再走。

  

  叶秋:......你现在在哪?大不了我把联盟买下来,你想要几个冠军就几个!

  

  我的混账哥哥:别闹,听话。我在一个网吧当网管,就在嘉世对面,包吃包住,还有这么多电脑,可高兴了,你别乱来!

  

  叶秋:OK的吧。你开心就好。

  

  

  

  

  

  他还是乱来了。拼了老命,干完三天所有的活,推掉所有的行程,偷偷跑去h市,戴好口罩,然后躲到旁边的商店,他知道叶修这个烟鬼都是在一个时间点出来晃悠买烟。果不其然,叶修晃晃悠悠地从那个小网吧出来,穿着一件老旧的外套又溜达溜达过来了。叶秋远远望过去,看他步履和平日一样慢吞吞的,眼睛半睁半闭,跟往日没什么不同,就是又有些瘦了,就知道这货肯定没什么事。

  

  于是他也就放心了,只是远远看叶修买了烟,又转头回了b市。

  

  

  

  新年的时候,叶秋过去见了叶修一面。看他身边环绕着美女,心里还酸溜溜的,心想,你倒是过得滋润。又看到他住的地方,虽然一愣,但也明白这件储物室叶修估计呆着挺舒服的。这个人不需要多么大的地方,只要一台能打荣耀的电脑,悄咪咪安居一隅,对他来说就是无比幸福的生活。

  

  走之前,叶秋又拉着叶修到旁边的一个小巷里,心疼地摸摸他又消瘦下去的脸,无比认真地对他说:“有什么事情尽管对我说,我肯定会帮你的。别一个扛着。我......."

  

  叶修摸着有些小胡渣的下巴,打了个哈欠,又歪到墙上去了:“这当然,弟弟能用肯定用啊。虽然你没用。不过怎么感觉这句话不久前有人说过。”

  

  叶秋暴跳如雷。这个人真的是!他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人,在清晨的微光下,微微的风吹起叶修的发尾,划过叶秋的心上,痒痒的。他就这么看着叶修,心里哀叹。这真的是我的克星啊。

  

  即使叶秋已是身价上亿的叶氏总裁,叶家家主,看着眼前没精打采衣着简陋,睡在小小在储物室狼狈不堪的叶修,他还是在心底默念,这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全世界最厉害的人。这是他的哥哥,他的骄傲,所有热爱荣耀的骄傲。

  “我走了,再拿个冠军就可以回家了,不要在外面浪hi了就忘了弟弟!”没等叶修回话,他转身就走,到拐弯角,他忍不住回头去看,叶修还是站在那里,熹微的阳光像是穿透他直直射向叶秋,他笑着,眼里是比阳光更灿烂的光芒,见到叶秋回头,他还眨了下眼睛。

  感觉被丘比特射中,叶秋狼狈转身,落荒而逃。

  

  

  

  

  叶秋开始一场不落地看兴欣的比赛,哪怕是晋级赛那些玩家队伍,他也仔细地看。他对荣耀一知半解,只是有个账号,平日里托代练练着,偶尔会上线。他也不看其他人,一场比赛他只是牢牢盯着那个头重脚轻的散人君莫笑。这是他的哥哥,这么厉害,叶秋很骄傲,还叫了公司的人给叶修投全明星的票。反正整个公司都是知道他是叶修的粉丝,惊奇于他和叶修一模一样的长相,再明目张胆点也没事。

  

  最后一场和轮回的比赛他是真真切切坐在现场,旁边还坐着自家老头子。叶父嘴里说着孽子,但还是来了,看着那些眼花缭乱的游戏画面,紧张兮兮地跟个真的粉丝一样。

  

  叶秋虽然一知半解,但是看了这么多场比赛,听着解说,连蒙带猜,懂得兴欣情势不好。等到那个流氓死前发了信息,说老大,交给你了,之后,父子两个都是紧张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叶秋虽然紧张,却很是相信叶修,连最后沐雨橙风死后,三对一,都没让他坚信叶修会赢的信念。动摇。

  

  叶修向来是奇迹的代言人。

  

  一对三!764APM!6.5秒!草根战队兴欣,冠军!

  

  他终于第一次在这个舞台上举起自己的奖杯。

  

  老头子看着台上那个璀璨的大儿子,有点愣神。到底是几岁起,叶修就没这样笑过了?

  

  他沉默着,享受着叶修发自内心的欢乐,突然对叶秋说:“我先走,你去接他回来,他自己都说都说这次拿了冠军,就回家。一定要回来。你可别包庇他啊,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还以为我真得什么都不知道?“

  

  叶秋笑笑,没有揭穿他的心不对口,就坐着看着父亲蹒跚的背影。

  

  叶秋没有马上去接叶修。都等了十来年了,还急这一会儿,更何况,叶修总要和他们一起庆祝一下,家里的老头子还得消灭他傲娇的证据。兴欣得冠后两天,叶秋把车停在隐蔽处,下车直奔便利店。网吧此时十分热闹,兴欣的粉大多都聚在这里狂欢。他还是蹲守在便利店旁边,凭叶修多年躲媒体,躲粉丝的经验,还是个嗜烟如命的家伙,叶秋有极大的把握逮到他。

  叶修果然还是那副样子,光明正大,大摇大摆,慢吞吞走向商店,被藏在那里的叶秋抓了个正着。

  叶秋没收叶修身上所有的烟,拎着他塞进车里,自己坐上驾驶座,看着镜子里的叶修,说:“该回家了,烟也可以戒了。“

  叶修可怜巴巴地看他,见卖萌装可怜无效只好老实坐着,对叶秋软绵绵地说道:“那总得给我向老板娘报个信吧,戒烟这东西应该循序渐进......”

  叶秋把自己手机丢过去,还没说密码,叶修就已经麻溜地打开QQ,给沐橙发了条信息。

  “你真的是密码都不用猜,永远是我们的生日,没新意。”叶修发完还抱怨。

  叶秋脸有点红了,发动车,转移话题:“回去等着家法伺候吧。”

  

  

  汽车飞机汽车几个小时的路程,两人终于风尘仆仆到家。叶修站在门口,看着这座十多年未回的小别墅,这座承载着他童年,他的欢乐,他的痛苦的老旧建筑,竟有些胆怯,愣在门口,不知在想什么。

  叶秋笑笑,拿出钥匙,打开门,是这十几年难得的畅快,他在房里温润的灯光下笑着,张开了双臂,说:“哥哥,欢迎回家。”

  叶修看着他身后一如从前的摆设,还有站在他旁边的老人和一只年迈的狗。老人早已花白了头发,曾经英俊的脸上有了一道道岁月无情的划痕,腰也不如以前那般挺直,略微有些佝偻,却依旧倔强地想站得笔直。老狗也是命若残烛,毛发都掉光了,光秃秃的,却缓慢摇着尾巴,有些浑浊的眼睛看着许久未归家的小主人,是从前的温润和顺。

  叶修也笑了,妄想掩盖红了的眼眶,他笑道:“我回来了。”

  

  

评论(11)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