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纯食,此号只写叶受only

【all叶】往事不可追

     新人一枚,半夜修仙写文
     有虐,小心,带伞哥。
     ooc预警
     如有和某个太太的文emmm,懂的,就怕看过的all叶文太多,自己都没意识到就撞了,希望告知,我会道歉删文。
     
     有哪个大大能教我一下怎么排版吗?
   

    获得世界冠军的那个晚上,所有人都疯了,平日里很少喝酒的职业选手们一个个欢笑着醉倒。连向来十一点睡觉的张新杰都喝了一点,坐在沙发上扶着眼镜晕乎乎地看着其他人狂欢。
    
      
    叶修也被黄少天他们抓住机会灌了半杯下去,早已不胜酒力歪倒在沙发上,他晕乎乎的,难得的醉酒感觉不难受却有点让人高兴。他看着队里其他人开心得跟个傻逼一样,不禁无奈笑了笑。
   
 
   啧啧啧,这就一个世界冠军就成了这样子。要知道他可是觉得蝉联个好几届应该没问题的。
     

     黄少天喝得有点多了,相对于他来说这么几杯已经是极限。他眨着朦胧的眼睛,勉强辨认出叶修,欢快地扑了上去。
    

      “老叶,老叶,老叶,你在干什么?喝醉了?看我今天的表现,本剑圣厉害不厉害!一挑三唉,帅不帅!”

    黄少天嚷嚷。
 
      叶修猝不及防被他扑倒,躺在沙发上,摸摸笑得跟个孩子似的,眼睛闪闪发亮的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想今天难得高兴一次,也就难得不嘲讽他一次吧。
  
   “厉害厉害,我们剑圣大大最厉害!”他笑道。

       黄少天看着叶修笑着的眼睛,好看的下垂眼没了平时的嘲讽,盛满了温柔,像是落入了漫天的星辰。
 
   “我真的喝醉了,在做梦?”
   
    黄少天拍拍自己的胡成一团的大脑,
  
   “老叶居然会这么温柔?不可思议。既然是做梦,嘿嘿,老叶,快夸你老公厉害。”

      叶修满头黑线,还得寸进尺了啊。他的手有些蠢蠢欲动。但是蠢蠢欲动的手却被一个人抱住了,他一看头疼了。

      “小周,你快松手。”

       年轻俊美的后辈歪了歪头,一声不吭,只是把怀中的手抱得更紧了一点。

      叶修无奈,趴在自己身上的某只话唠已经絮絮叨叨地睡着了,嘴里还嘟囔着“老叶老叶来PKPKPKPK”,动弹不得,一只手又被某只无口抱住了。
   
     他看去,群魔乱舞。

      妹子们正在调戏孙翔,嘻嘻笑着问道:
 
   “你喜欢叶修,对不对?叶修可爱不?”

      孙翔红着脸大声喊了出来:
 
  “屁,我最不喜欢他了,这个人哪里可爱了,一点都不可爱!”

    妹子们抿嘴偷笑。吼完,偷偷转过头看一眼被压的不能动弹的叶修,以一种正常人都能听清楚的音量自以为喃喃私语:

   “好像是挺可爱的。”

    引得苏沐橙和楚云秀又是一阵大笑。

      张佳乐和方锐正在抢着话筒。发现僵持着也不行,就决定石头剪刀布。

   “石头!”

    “看我的黄金右手,布!”

     “我赢了哟~”

      “废物点心方你耍诈!”

      “屁,幸运E之神,倒霉就不要找理由!”

       方锐得意地一把抢过话筒,点了《纤夫爱》,含情脉脉,欲语含羞,对着叶修深情地唱了起来:“妹妹你坐船头啊 ~哥哥我岸上走~”

       呕。在场所有还有意识的人想堵住自己的耳朵。

       唐昊嚷嚷:“别唱了,瞎几把难听,恶心死了!”

    于是抢了方锐的话筒,骄傲地抬起头,想我是唐日天,我怕谁,于是对着叶修唱起《撸起袖子加油干》。

        李轩:所以他们为什么要对着叶修唱??(。ヘ°)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什么都不知道,不,我也不想知道。

      叶修叹了口气,又看到喻文州王杰希肖时钦他们端端正正坐着打牌十分欣慰。

       两个心脏加半个心脏看起来十分淡定。

      “星星射线。”

      “闪避。”

      “五官不对称射线。”

      “手残诅咒。”

       肖时钦微微一笑:“巴啦啦小魔仙,变成穷鬼吧!”

    喻文州^_^:“王队真是厉害,即使五官不对称,也如此准确命中。”不对,这有什么逻辑关系吗?

       王杰希0.o:“手残这么多年真是不容易,喻队才是真厉害啊。”

        叶修:-_-#

      “新杰,辛苦了,就我们两个还醒着,我先把沐橙她们送回去。你照看一下其他人。”

    叶修小心从黄少天的怀抱里挪出来,黄少天呓语一声“老叶,说好要PK的,别走”。
 
    他哭笑不得,轻撸了把黄少天的脑袋,就这么想跟我PK吗,真是。

      “你听话,下次跟你PK。”叶修在黄少天耳畔轻轻说道。黄少天立马安静下来。

      看着小周亮晶晶的眼睛,叶修动了动手,苦笑:“小周?松手。”

    周泽楷沉默不言,只是用可怜巴巴的眼睛看着叶修。

      “乖啦,小周最听话了,是不是?改天再让你抱着。”

        周泽楷望望叶修,再看看叶修的手,气鼓鼓地松开了:“你答应过了。”

       张新杰目睹叶修麻利地哄好了两个人,有些无语,这一看就特别熟练的过程......

      叶修挑眉,哄自家鱼唇的弟弟习惯了。每次喝醉了都要打电话或者跑过来什么的,真是麻烦。
     
  
      张新杰:我也喝醉了,我需要一个人哄哄。          

    呸,人设崩了。

       带收拾好一切。叶修回房,伸伸懒腰,摔倒在床上。

      天微微亮,叶修醒了过来,模糊间感觉有个温热的东西睡在身边。他迷迷糊糊睁开眼,那个人正侧身看着他。

     “阿修......”

    那人笑着,温和好听的声音一如多年前。

         叶修呆呆地看着他,湿了眼眶:
 
   “苏沐秋,你个混蛋!你不是......”

    还没说完,他就扑了上去,紧紧搂住了眼前真实得虚幻的人。

       “阿修,别哭啊,我这不是回来看你了吗?”

    苏沐秋有些无措,只能回搂住叶修,轻声安慰。

      叶修看着十几年未变年轻的容颜,眼眶红了,他喃喃:

   “你倒是实现了生日愿望,永远十八岁了。”

    未料想,当初戏言竟是一语成谶。

        苏沐秋松开手,在晨曦梦幻般的阳光中仔细打量十几年未见的人。他叹息:
  
   “叶修,你长大了,成熟了。”

      “对不起,要不是我......我违反了我们的约定......”

    苏沐秋,一想到他不在的这么多年,叶修吃了多少苦,苦涩也上了他的心头,好心疼。如果当初......

    可惜,没有如果。

      “这么多年,你辛苦了,为了实现我们的梦想。”

    苏沐秋苦涩微笑着说。

      叶修闷闷地说:

   “哥可是职业选手,三十七场连胜记录可是留着给你呢。还有,我们可是世界冠军,而且一定会蝉联下去,你等着瞧吧。我可是已经站在了荣耀巅峰的男人。”

       当一叶之秋在比赛战场上终于和一个神枪手站在一起势不可挡时,一如当年操作华丽的秋木苏和挥舞着战矛一往无前的一叶之秋。

    叶修想,还是实现了,一叶之秋还是和一个操作华丽的神枪手站在了一起。即使背后的,不是,他们倆,也已经足够。

        而君莫笑,执着千机伞站在了世界的巅峰。

    多年艰苦,他还是带着两个人的梦想站在了荣耀的巅峰。

    斗神和散人君莫笑的神话将在荣耀历史中刻为永恒。

    只有当初的神枪,在岁月中逐渐尘封。

      “做得很好了,阿修,谢谢你带上我的一份努力到现在。接下来好好休息吧,戒掉烟,照顾好自己,我可不想被你气活了继续照顾你。”

    苏沐秋笑着,眼里晶莹却在微醺的阳光里闪烁。

      “那也好啊,不过,我说了,你永远都赢不过我,哪怕是这件事。你做不到的,我可要替你做到。我会长命百岁,好好生活下去。”

       苏沐秋笑了笑,看看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他抱紧了叶修,想把他揉进他的骨血里,他沙哑着嗓子,笑着说,眼泪却不争气流了下来:

   “阿修,我要走了,这可能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了。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不要想我啊,即使想到我,也要笑哦。听说对一个死......死去的人来说最好的事情,就是知道,活着的人想起他时,都会笑着。”

      “好——”

       温柔带着哭腔的嗓音似乎还在耳边回旋,自己沙哑的回应还萦绕在唇边,让人眷恋的温度还在指尖,身上久久不散。

        叶修,睁开了眼。

      身边空无一人,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已经早上十点了。

       阳光温和而轻柔,暖洋洋地抚摸过刚刚睡醒的身体。

      叶修揉了揉眼睛,却触手湿润,他忍住,放声大哭,眼泪还是止不住流出来。

    他想,那个混蛋可是说想起他的时候要笑着啊。他勉强勾起了笑容。

      “你果然是个混蛋,我根本做不到啊。”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得很好,后来,他死了。

       这么多年了,当他以为他可以对其他人平静地说出这句话时,但伤口却越发疼痛。原以为,不会再难过,不会再伤心,才发现,伤口已经溃烂到疼痛都已麻木。
          
    不过,叶修笑着:“他说,想起他的时候要笑着啊。”

           。。。。。。。。。

       当叶修平静好心情,洗漱好,已经到午饭时间,昨夜醉得一塌糊涂的几个人又神气满满。

    具体参考黄少天。

      他的声音隔着一扇门一道走廊都听得清清楚楚:“老叶呢?还没起床啊。哈,昨夜就喝了半杯睡得比我们还久,这宅男体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当我老婆的命!”

      叶修无语,开了门,黄少天,远远看见他,奔过来,熟练地扑上去,叶修熟练地躲开。

     “喂喂喂喂喂喂,老叶,你怎样可不厚道啊,我记得你昨天可答应了我,要和我PK的哦!不要反悔,骗人没什么好下场,emmm,让我想想,就罚你当我老婆
好了哦。这可不是什么坏下场,你看我这么帅气,可爱,机智,blablablabla......”

     “前辈,昨晚没事吧,你喝的应该不多。”
  
    喻文州以及在场所有人熟练地忽略了黄少天的废话,关心地询问。

       叶修摇摇头,嘲讽一笑:“昨天晚上不行的可不是我啊,少天大大。”

     “不行?!不,老叶,你来试试看,我到底行不行!居然质疑你老公的实力,不可饶恕。blablablabla......”

     “走吧。”

      叶修笑,阳光有点刺目,他站在地下笑得心脏。

      往事不可追,战术大师把握的可是现在。

      笑着想起你呢,沐秋。

         
           
        

      

     
      

评论(7)

热度(89)

  1. 懶懶貓兒看萌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