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叶不休

虐文写手,钟爱伞修,挚爱all叶

【all叶】往事不可追

     新人一枚,半夜修仙写文
     有虐,小心,带伞哥。
     ooc预警
     如有和某个太太的文emmm,懂的,就怕看过的all叶文太多,自己都没意识到就撞了,希望告知,我会道歉删文。
     
     有哪个大大能教我一下怎么排版吗?
   

    获得世界冠军的那个晚上,所有人都疯了,平日里很少喝酒的职业选手们一个个欢笑着醉倒。连向来十一点睡觉的张新杰都喝了一点,坐在沙发上扶着眼镜晕乎乎地看着其他人狂欢。
    
      
    叶修也被黄少天他们抓住机会灌了半杯下去,早已不胜酒力歪倒在沙发上,他晕乎乎的,难得的醉酒感觉不难受却有点让人高兴。他看着队里其他人开心得跟个傻逼一样,不禁无奈笑了笑。
   
 
   啧啧啧,这就一个世界冠军就成了这样子。要知道他可是觉得蝉联个好几届应该没问题的。
     

     黄少天喝得有点多了,相对于他来说这么几杯已经是极限。他眨着朦胧的眼睛,勉强辨认出叶修,欢快地扑了上去。
    

      “老叶,老叶,老叶,你在干什么?喝醉了?看我今天的表现,本剑圣厉害不厉害!一挑三唉,帅不帅!”

    黄少天嚷嚷。
 
      叶修猝不及防被他扑倒,躺在沙发上,摸摸笑得跟个孩子似的,眼睛闪闪发亮的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想今天难得高兴一次,也就难得不嘲讽他一次吧。
  
   “厉害厉害,我们剑圣大大最厉害!”他笑道。

       黄少天看着叶修笑着的眼睛,好看的下垂眼没了平时的嘲讽,盛满了温柔,像是落入了漫天的星辰。
 
   “我真的喝醉了,在做梦?”
   
    黄少天拍拍自己的胡成一团的大脑,
  
   “老叶居然会这么温柔?不可思议。既然是做梦,嘿嘿,老叶,快夸你老公厉害。”

      叶修满头黑线,还得寸进尺了啊。他的手有些蠢蠢欲动。但是蠢蠢欲动的手却被一个人抱住了,他一看头疼了。

      “小周,你快松手。”

       年轻俊美的后辈歪了歪头,一声不吭,只是把怀中的手抱得更紧了一点。

      叶修无奈,趴在自己身上的某只话唠已经絮絮叨叨地睡着了,嘴里还嘟囔着“老叶老叶来PKPKPKPK”,动弹不得,一只手又被某只无口抱住了。
   
     他看去,群魔乱舞。

      妹子们正在调戏孙翔,嘻嘻笑着问道:
 
   “你喜欢叶修,对不对?叶修可爱不?”

      孙翔红着脸大声喊了出来:
 
  “屁,我最不喜欢他了,这个人哪里可爱了,一点都不可爱!”

    妹子们抿嘴偷笑。吼完,偷偷转过头看一眼被压的不能动弹的叶修,以一种正常人都能听清楚的音量自以为喃喃私语:

   “好像是挺可爱的。”

    引得苏沐橙和楚云秀又是一阵大笑。

      张佳乐和方锐正在抢着话筒。发现僵持着也不行,就决定石头剪刀布。

   “石头!”

    “看我的黄金右手,布!”

     “我赢了哟~”

      “废物点心方你耍诈!”

      “屁,幸运E之神,倒霉就不要找理由!”

       方锐得意地一把抢过话筒,点了《纤夫爱》,含情脉脉,欲语含羞,对着叶修深情地唱了起来:“妹妹你坐船头啊 ~哥哥我岸上走~”

       呕。在场所有还有意识的人想堵住自己的耳朵。

       唐昊嚷嚷:“别唱了,瞎几把难听,恶心死了!”

    于是抢了方锐的话筒,骄傲地抬起头,想我是唐日天,我怕谁,于是对着叶修唱起《撸起袖子加油干》。

        李轩:所以他们为什么要对着叶修唱??(。ヘ°)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什么都不知道,不,我也不想知道。

      叶修叹了口气,又看到喻文州王杰希肖时钦他们端端正正坐着打牌十分欣慰。

       两个心脏加半个心脏看起来十分淡定。

      “星星射线。”

      “闪避。”

      “五官不对称射线。”

      “手残诅咒。”

       肖时钦微微一笑:“巴啦啦小魔仙,变成穷鬼吧!”

    喻文州^_^:“王队真是厉害,即使五官不对称,也如此准确命中。”不对,这有什么逻辑关系吗?

       王杰希0.o:“手残这么多年真是不容易,喻队才是真厉害啊。”

        叶修:-_-#

      “新杰,辛苦了,就我们两个还醒着,我先把沐橙她们送回去。你照看一下其他人。”

    叶修小心从黄少天的怀抱里挪出来,黄少天呓语一声“老叶,说好要PK的,别走”。
 
    他哭笑不得,轻撸了把黄少天的脑袋,就这么想跟我PK吗,真是。

      “你听话,下次跟你PK。”叶修在黄少天耳畔轻轻说道。黄少天立马安静下来。

      看着小周亮晶晶的眼睛,叶修动了动手,苦笑:“小周?松手。”

    周泽楷沉默不言,只是用可怜巴巴的眼睛看着叶修。

      “乖啦,小周最听话了,是不是?改天再让你抱着。”

        周泽楷望望叶修,再看看叶修的手,气鼓鼓地松开了:“你答应过了。”

       张新杰目睹叶修麻利地哄好了两个人,有些无语,这一看就特别熟练的过程......

      叶修挑眉,哄自家鱼唇的弟弟习惯了。每次喝醉了都要打电话或者跑过来什么的,真是麻烦。
     
  
      张新杰:我也喝醉了,我需要一个人哄哄。          

    呸,人设崩了。

       带收拾好一切。叶修回房,伸伸懒腰,摔倒在床上。

      天微微亮,叶修醒了过来,模糊间感觉有个温热的东西睡在身边。他迷迷糊糊睁开眼,那个人正侧身看着他。

     “阿修......”

    那人笑着,温和好听的声音一如多年前。

         叶修呆呆地看着他,湿了眼眶:
 
   “苏沐秋,你个混蛋!你不是......”

    还没说完,他就扑了上去,紧紧搂住了眼前真实得虚幻的人。

       “阿修,别哭啊,我这不是回来看你了吗?”

    苏沐秋有些无措,只能回搂住叶修,轻声安慰。

      叶修看着十几年未变年轻的容颜,眼眶红了,他喃喃:

   “你倒是实现了生日愿望,永远十八岁了。”

    未料想,当初戏言竟是一语成谶。

        苏沐秋松开手,在晨曦梦幻般的阳光中仔细打量十几年未见的人。他叹息:
  
   “叶修,你长大了,成熟了。”

      “对不起,要不是我......我违反了我们的约定......”

    苏沐秋,一想到他不在的这么多年,叶修吃了多少苦,苦涩也上了他的心头,好心疼。如果当初......

    可惜,没有如果。

      “这么多年,你辛苦了,为了实现我们的梦想。”

    苏沐秋苦涩微笑着说。

      叶修闷闷地说:

   “哥可是职业选手,三十七场连胜记录可是留着给你呢。还有,我们可是世界冠军,而且一定会蝉联下去,你等着瞧吧。我可是已经站在了荣耀巅峰的男人。”

       当一叶之秋在比赛战场上终于和一个神枪手站在一起势不可挡时,一如当年操作华丽的秋木苏和挥舞着战矛一往无前的一叶之秋。

    叶修想,还是实现了,一叶之秋还是和一个操作华丽的神枪手站在了一起。即使背后的,不是,他们倆,也已经足够。

        而君莫笑,执着千机伞站在了世界的巅峰。

    多年艰苦,他还是带着两个人的梦想站在了荣耀的巅峰。

    斗神和散人君莫笑的神话将在荣耀历史中刻为永恒。

    只有当初的神枪,在岁月中逐渐尘封。

      “做得很好了,阿修,谢谢你带上我的一份努力到现在。接下来好好休息吧,戒掉烟,照顾好自己,我可不想被你气活了继续照顾你。”

    苏沐秋笑着,眼里晶莹却在微醺的阳光里闪烁。

      “那也好啊,不过,我说了,你永远都赢不过我,哪怕是这件事。你做不到的,我可要替你做到。我会长命百岁,好好生活下去。”

       苏沐秋笑了笑,看看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他抱紧了叶修,想把他揉进他的骨血里,他沙哑着嗓子,笑着说,眼泪却不争气流了下来:

   “阿修,我要走了,这可能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了。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不要想我啊,即使想到我,也要笑哦。听说对一个死......死去的人来说最好的事情,就是知道,活着的人想起他时,都会笑着。”

      “好——”

       温柔带着哭腔的嗓音似乎还在耳边回旋,自己沙哑的回应还萦绕在唇边,让人眷恋的温度还在指尖,身上久久不散。

        叶修,睁开了眼。

      身边空无一人,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已经早上十点了。

       阳光温和而轻柔,暖洋洋地抚摸过刚刚睡醒的身体。

      叶修揉了揉眼睛,却触手湿润,他忍住,放声大哭,眼泪还是止不住流出来。

    他想,那个混蛋可是说想起他的时候要笑着啊。他勉强勾起了笑容。

      “你果然是个混蛋,我根本做不到啊。”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得很好,后来,他死了。

       这么多年了,当他以为他可以对其他人平静地说出这句话时,但伤口却越发疼痛。原以为,不会再难过,不会再伤心,才发现,伤口已经溃烂到疼痛都已麻木。
          
    不过,叶修笑着:“他说,想起他的时候要笑着啊。”

           。。。。。。。。。

       当叶修平静好心情,洗漱好,已经到午饭时间,昨夜醉得一塌糊涂的几个人又神气满满。

    具体参考黄少天。

      他的声音隔着一扇门一道走廊都听得清清楚楚:“老叶呢?还没起床啊。哈,昨夜就喝了半杯睡得比我们还久,这宅男体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当我老婆的命!”

      叶修无语,开了门,黄少天,远远看见他,奔过来,熟练地扑上去,叶修熟练地躲开。

     “喂喂喂喂喂喂,老叶,你怎样可不厚道啊,我记得你昨天可答应了我,要和我PK的哦!不要反悔,骗人没什么好下场,emmm,让我想想,就罚你当我老婆
好了哦。这可不是什么坏下场,你看我这么帅气,可爱,机智,blablablabla......”

     “前辈,昨晚没事吧,你喝的应该不多。”
  
    喻文州以及在场所有人熟练地忽略了黄少天的废话,关心地询问。

       叶修摇摇头,嘲讽一笑:“昨天晚上不行的可不是我啊,少天大大。”

     “不行?!不,老叶,你来试试看,我到底行不行!居然质疑你老公的实力,不可饶恕。blablablabla......”

     “走吧。”

      叶修笑,阳光有点刺目,他站在地下笑得心脏。

      往事不可追,战术大师把握的可是现在。

      笑着想起你呢,沐秋。

         
           
        

      

     
      

逝者 与 斯夫

可能ooc

我觉得应该ooc

如果有撞梗,请告知,新手写文小白一只,如有不足也请提意见,谢谢小天使们~
伞修篇

 叶修从世界赛真正退役回来的以后,那双精致修长的手指上多了一个戒指。精致简约的银白戒指称着手愈发好看。

  所以黄少天沉默了。

  王杰希的眼睛一般大了。

  周泽楷的呆毛焉了。

  韩文清红了眼眶。

  张新杰的奶水撒了一地,强迫症更加严重了。

  张佳乐的运气成了E-连他身边的人都倒霉了起来。

  方锐猥琐猥琐着就放开了鼠标,死了。

  肖时钦恍惚着,手一抖,雷霆更穷了。

  孙翔一边说着叶修真讨厌,边喝掉了整箱六个核桃,又吐了出来。

  喻文州大爆手速,火速回复叶修的第二条微博——两只精致的手,各戴着戒指,紧紧交握着,附上文字:“我结婚了,祝我幸福。”

  索克萨尔:前辈?你什么意思?

  苏沐橙红着眼眶,颤抖着手。

  沐雨橙风:嗯,祝我们幸福。

  夜雨声烦:……

  一枪穿云:谁?

  下面一堆吃瓜躺倒群众。

  叶修点上烟,夹在手里,看联盟的众人一个一个出来追问,他关掉了微博,关掉QQ,良久,烟燃尽,他笑笑,关掉了电脑。抬起手,他低头吻了吻手上的戒指。又从脖子下拉出一条链子,上面串一枚廉价的戒指,已然有些陈旧了,但在主人的爱护下,干净整洁。依稀还能看见戒指里拙劣地刻着SMQ。他沉默着吻了吻戒指,又小心翼翼地塞回衣领。

  常先为执行冯主席边嗑药边布置的任务,颤颤巍巍地跨入了兴欣训练室。果不其然,叶修一手夹着烟。另一只手上戴着正是那枚引起腥风血雨的戒指。旁边还坐着苏沐橙。

  大神果然是大神,退役了还是可以引得整个联盟波澜不平。常先感叹。

  他坚定起来,看旁边的苏女神笑得温柔,鼓起胆子,拿出了小本本。

  “夜神,你这次结婚是真的吗?”

  苏沐橙愣了愣,焦急着张口欲言,叶修看着他,一点也不意外,平静地眼神安抚着她,总要给联盟的人一个交代的。

  “难不成还是假的吗?”还是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联盟第一脸t嘲讽的笑容依旧给力——让人真是气得牙痒痒。

  但常先却莫名地感觉到其实也是改变了好多。

  “那,叶神,可以回答我的几个问题吗?这都是大家都想要知道的。”常先问。

  叶修点点头,表示同意。旁边的苏沐橙眼神呆愣,不知在想些什么。

  “是圈里人吗?”常先小心翼翼地问。

  “算半只脚踏进圈里的吧。呵呵。”叶修夹着烟,没正行地瘫在椅子上。

  他本该是与他并肩同行,共享荣耀的神枪,到如今问起,却只能说是半只脚踏入圈子的人。多讽刺。叶修想嘲笑一下躺在南山的那家伙,扯扯嘴角,却毫无笑意。

  斗神的光芒已经刻成永恒,真正的神枪却被这时间尘封。 

  “可以透露一下名字吗?”常先问。

  叶修只是夹着烟,若有所思,微微笑道:“不行的吧,他怕是嫌烦的,会打扰他安……静的。”

  常先失落一阵,又打起精神,眼中发出诡异的光:“大神和她是怎么认识的?”

  烟快燃尽了,叶修在旁边的烟灰缸里摁灭,空着手有些不习惯,就拿了笔夹在指间,怔愣半晌,说:“在网吧认识的,他……把我捡回了家。”

  常先记下这一爆点,看叶修的烟灰缸里堆了几个烟蒂,但比平日来看却少了很多。

  “大神,你戒烟,是为了另一半吗?”

  叶修垂下了眸,看着手上的戒指,笑了起来:“对啊,我要健健康康的。”

  他低下声音:“他撒了谎,他做不到的事,我会替他做到。”

  他可是长命百岁苏沐秋啊……

  苏沐橙坐在一旁,脸色愈发苍白,她佯装微笑,说:“问题问完了吗?我找叶修哥有事。“

  “好的,谢谢叶神。”常先还有很多的问题,但是联盟女神的脸色不好看,只好遗憾地合上小本本,打了声招呼就飞速溜走了。

  “叶神肯定是想和她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啦,那祝你们幸福哦。”

  叶修坐着,挺直了脊背,一个人的背影显得特别孤独。他夹着笔,笑了,很温柔,让人不敢相信那是平日里那张联盟第一脸T的笑容,没有嘲讽,温柔得有些空洞,他小声应道:“嗯,我会很幸福。”

  苏沐橙坐在旁边,低头良久,她忍着没让叶修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

  哥,南山冷,快回家吧,叶修哥在等你啊!

  她看着叶修吻了吻手上的戒指,世冠后他确实变了,释然了,放下了许多年加在他身上双份的荣耀,苏沐秋的加上他自己的,早已疲惫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苏沐橙一路看着叶修走来,成为斗神,荣耀教科书,荣耀之神,,那昂扬的身影说着:“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但她知道,他不会腻。可是他终归不是神,他是人,苏沐橙无比清楚这件事,所以他会累。现在他可以好好休息了。

  

  

  

  

  

  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几日之后,常先的报道出来,霸图四人坐在一起,沉默着看着采访记录。

  韩文清其实早该知道是谁,只是这下更加清楚了。

  “是秋木苏。荣耀初期跟在叶修身边的一个神枪手。”韩文清平静地说。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没有理睬选手群中闹腾的信息。

  “他是个和叶修一样可怕的对手。要不是……”

  张佳乐苍白着脸苦笑:“要不是什么?”

  韩文清沉默。

  “出了车祸。估计冠军就没我们什么事情了。”虽然韩文清坚信自己一定是冠军,却也不得不承认。

  “所以……”

  所有人都清楚,活着的人又怎么争得过死去的人呢。

  若是叶修没有公布结婚的消息,或许还有希望。

   但是在韩文清告知选手群这一消息时。

  联盟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却冷静地……

  夜雨声烦:那死去的人又何尝争得过我们,起码我还活着,未来有无限可能!老叶是我的!

  TBC

  可能会有后续吧。

  

月落下

@沉迷楷皇盛世美颜
     三日月和天下坐在走廊上,月色很美,洒下的柔和的月光浸润了周围一切,柔和了天下一振向来冷峻的面容。
      他抬头看着天上的圆月,在下偷偷伸过手,抓住三日月的手,十指相扣。三日月皱皱眉头,摆摆手挣脱不开,也就随他去了,继续一脸镇定地观赏天上的淡黄色的月。但天下一振却可以清楚地看到三日月已然红透了的精致耳朵。
     “天上的月亮有什么好看的?”天下一振却故作不知,“在我看来,我身边的月亮才是最好看的。”然后看着更红的耳廓,天下一振偷笑,握着身边月亮的手更累了。这最好看的月亮可要牢牢抓住啊,可别让他溜走了。
     反正他们是夫妻刀,以后肯定能永远永远在一起。天下一振想。就这么牵着手一直一直慢慢走下去。
      但哪有这么多的永远啊。
      “咔擦”一声如此清晰又遥远,像是弱音若无的清香,却如此坚定地在耳边响起。“快走!”
       “三日月!”一期一振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抓起放在身边的金穗,贴在胸口,清晰地明白三日月在一年前已然碎刀,给他留下的只有这条金穗。阳光灿烂,身边睡着的弟弟们已经出去了,但廊上却空无一人。
        他起身,诧异小狐和莺丸竟没有在走廊上喝茶。周围一切是静悄悄的。他握紧手中的金穗,向走廊深处走去,于是他听到了弟弟们的欢笑,也听到了一个名字......“三日月大人,欢迎回来。”烛台切和长谷部领着本丸所有的刀剑——除了一期 站在那个穿着蓝色浴衣笑着的好看男人身边叽叽喳喳。
     一期站在远处,他的手在颤抖,甚至全身都在颤抖,几乎握不住手中的金穗。三日月看向他,笑容淡了,他垂下眸,掩盖住那弯极其漂亮的半弦月,说:“大家,我该回去休息了。”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经过呆立着的一期。
     一期惊醒,一把搂住三日月的腰,闻着对方发丝的清香,他微笑,失而复得的美好,他说:“我记起来了。”这弯美丽的月亮,他再也不会把他丢掉了。
         “我是天下一振。”
        他略微松开双臂,凝视对方眼眸,认真地说:“三日月,你永远都是天下的珍宝。”
在三日月惊愕的眼神中,他像百年前那样替他戴上那颗金穗,说:“你也永远是我,一期一振的珍宝。”
          “我们永远都不会再分开。”
         三日月悄悄环上一期的腰,红着脸眼睛璀璨:“嗯。”虽轻,但坚定而决绝。
         旁边众人:“咦!”
End



可能有番外,终于打完了,手残伤不起

月落中

@沉迷楷皇盛世美颜
      他面前是一张极其美丽的脸庞,他感觉到自己抬起手,触碰到那人温润的肌肤,看着那人眼睛里璀璨的弦月。
       他听到自己说:“你是天下的珍宝......”
一期从梦中醒来,短刀们已经在廊上嬉闹玩耍了,他们纯真的笑语让一期不禁也笑了起来,又想起那个反复出现的梦境,皱起了眉。明明知道那是一张很好看的脸,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一期起身整理梳洗,走出房间被短刀团团围住:“一期哥 ,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
       “没什么,做了个梦而已。”一期笑道。目光望向不远处和小狐坐在一起头上好看的金穗在日光下闪闪发亮捧着茶笑语的三日月。
         三日月察觉有人看着他,转头见是一期,一怔,温和地向他笑笑,又转头与小狐一起静静享受太阳,一期心中一阵失落,虽然不知这种失落感从何而来。
          狮子王蹦跶着过来,手中举着出阵单,大叫:“有出阵命令喽,来,看看,嗯......”
          “队长是三日月。”狮子王挠了挠头,“一期,安定......”
            大家换上出阵装,三日月换下蓝色的浴衣,穿上狩衣,头上仍戴着金穗粒,原本就精致的面容更是惊心动魄。
            “那个金穗是哪里来的?真漂亮。”一期忍不住问。
              三日月扬起嘴角,却有些黯然,忍不住伸手摸摸头上的金穗说:“故人所赠。”
               一期还欲问,而三日月却已握着刀对队员说:“准备好了吗?出阵。”
.........................可爱的分割线
               一切都应当是很顺利的 ,时间逆行军在这一区域活动并不强。但是当一期费力躲开敌人刺过来的刀 发觉这里的敌人强到超出寻常。大家也都在奋力抵抗,身上也都带着伤。一期咬牙刺穿敌人身体,腥黑的血洒了一身,终是支力不住,轰然倒下,不住喘息。
               三日月解决自己的敌人,执刀站立,脸上早已没了温和的笑容,肃杀而凝重观察四周,暗道:“不好,要尽快报告审神者,逆行军有异。”
               “撤退!”他帮众人齐力消灭敌人,周边却涌上了更多。
                一期挣扎着站起来,一把刀直直地刺过来,他欲挡,却再无力气,在一片虚脱的黑暗中,无力地等待着伤痛来临。
                他却只感到有液体一滴一滴顺着他的脸庞流淌下来,带着血腥味。睁眼,那双眼睛里的半弦月前所未有的明亮,像是在燃烧。
                 “三日月!”一期惊呼,一把刀刺穿三日月的胸膛,鲜血从刀尖淌淌流下 滴在一期脸上,烫得一期忍不住眼泪。三日月反手将刀刺入身后逆行军身体,狠狠将它斩成两半。
                  “我的职责就是把你们一个不少的带回去!快走!”三日月摘下头上的金穗,把它重重放到一期的手中,他深深看了一期一眼,说,“把它带回去。”
抽出刀,三日月冲向敌人,已然重伤的身体仍拼死搏斗。安定扶着一期,声音悲痛哀绝:“一期大人,我们快走。”
                  一期握着手中的金穗,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重重身影中的三日月消瘦挺直的背影。
..................
                   他捧起那人好看的脸庞,看着那眸中无比明亮的月亮,说:“三日月,你是天下的珍宝。”趁那人惊愕时,他悄悄将微汗的手中金穗戴在那人深蓝色的发上。那人涨红了脸,拍下他的手,怒道:“谁是你的珍宝!”但怒中却分明含着羞涩,那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风景,更甚于万千星辰,天上圆月。
                   他是天下一振,而那人,是天下的珍宝——三日月宗近。
                   握紧的手里是当年的那个金穗,手也是如当年一样带上汗水。
                    他闭眼,远处刀碎的声音是那么刺耳,想把利剑狠狠刺穿心脏将他钉在墙上重复前次万次。



    三日月——刀碎。





下个星期继续。爷爷还会锻回来的。

月落上

月落
基友让写的一期三日
@沉迷楷皇盛世美颜
借用天下一期的梗

  

     他看着他从面前走过去,面带笑意,迎向他的弟弟们,于是微张的唇渐渐合上,轻快地扬起的手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轻轻放下,然后,擦肩而过。
      不记得了吗?,三日月的嘴角浮现与平日相差无几看似和善而美好的笑容。听着一期与短刀们的笑语,仍坐回原来的位置,和莺丸再次捧起茶盏。美丽的眸中半弦
月黯淡,仍悄然凝望那个淡蓝色短发的人。
      虽然有所听闻,他不再叫天下一振,对于他的失忆也有所预料,但仍然期盼着奇迹的发生。三日月抿了口茶,修长手指无意间缓缓摩擦着杯沿。莺丸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想,要不要提醒他,茶杯里没有倒过茶吗?
  安定向一期一一介绍本丸里的刀剑,终于轮到三日月的时候,发现这位平日里温和的老爷爷眼中璀璨的半弦月昏暗,连时常挂在嘴边的笑容都有些勉强。
  “三日月大人,怎么了?”安定问。
  一期打量眼前的三日月,心中赞叹不愧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对方美丽的过分的脸庞。却半道惊觉唐突,兀自改了方向,向下伪装成想要握手的姿态。他惊异于自己的不合寻常,掩饰尴尬温和笑道:“三日月大人,你好,我是一期一振。这金穗真好看”
  三日月捧着茶盏,怔怔地抬起头,看向眼前的俊朗男人,如此之近让他回想起从前。
  “无事,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
  当一期一振还是天下一振的时候,他们也想如今他和莺丸一样,坐在走廊上,看着人类匆匆忙忙,来来往往。天下一振叫他:“三日月。”他回头,却被一双手捧住了脸,一期一振爽朗笑着,一双眼睛中好像落进了所有的星辰,他说:“三日月,你是天下的珍宝。”即使三日月本性温和冷静,也不免红了脸,拍开他的手,怒目而视:“谁是你的珍宝!”才发现自己被耍了。头上的金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天下一振大笑,好听有磁性的声音惊动了整条回廊。
  
  如今,他们之间隔了好几百年的记忆,是巨大的鸿沟硬生生隔开了两个原该是无比熟悉的人。
  三日月放下茶盏,才意识到杯中其实并没有茶,伸出手,脸上还是好看的笑容,让人感觉一股温暖从心中涌出,温暖人心,他说:“谢谢夸奖,天......一期你好,我是三日月。”
  只是一期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个冲动的天下,而三日月也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的三日月了。三日月,也不再是天下的珍宝。
  收回手,三日月重新捧回茶盏,倒入茶水那悦耳舒畅的声音平静了心弦,他呷一口茶,眯起眼睛,却不再看向一期。今天的阳光真是好啊,他静静地想。
  听着一期跟着安定向每把刀剑问号的声音以及逐渐远去的跫音,三日月想,在这里静静的看着听着他。只要还能见到他,那么什么都不重要了。三日月垂下了眸,也许这样子对于他和自己,才是最好选择。只是,那双胜过天上的满月的眼睛中的半弦月却再也不能如当初那般明亮了。